待到山花烂漫时,与茶共栖

风吹着,吹着一杯红色的灰尘。任何时间的灰烬都静静地在书页的茶香中流逝。有时香如至兰固执地徘徊在喉咙、牙齿和脸颊之间。有时它像清泉一样轻,在桃花扇的轻微陶醉中转动一千次。泡茶、看茶书、功夫超越诗歌,茶香也不受红尘的影响。品尝红尘之外的茶香,我对茶的意境有了更深的了解,天女走过来擦掉了它。

茶,香若兰芝,持久徘徊在咽喉和颊齿之间;有时它像清泉一样轻,在桃花扇的轻微陶醉中转动一千次。泡茶、看茶书、功夫超越诗歌,茶香也不受红尘的影响。品尝红尘之外的茶的香气,我对茶的意境有了更深的了解。诗人皎然的心没有被“天女擦肩而过”感动,而赵州柏林禅寺的无名茶师,在我心中孕育了一颗茶心。

待到山花烂漫时,与茶共栖

古人用诗歌把禅和禅表达成诗歌,只是因为禅是“无法形容的”。用茶来表达禅,只能通过日常用茶来体现禅的“平常心”。全神贯注地吸气,只喝淡茶和淡禅。茶仍然有好茶,喝它是一种福气。禅,仍然有一个好的禅,而实现是一种智慧的根源:纯洁、法和幸福。赵周知道这一点,但是陆羽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当一个人走进茶馆时,一个人看着另一个人,而另一个人看着自己的。从内心温柔的美德,到过渡阶段,一个人尊重自己,感到平静和安宁。茶和禅,禅和茶,在红色化妆品被去除,混合和混合的年代。新叶卷起散开后,它们压在沸腾的血液上,突然变成了一种永不停息的宁静气氛。

在红尘之外,茶无处不在。禅的强大韵味染了冬天的寂静。这时,我愿意放纵一下。我深深地看着茶杯里的茶,仿佛一朵山茶花在风中奄奄一息。想到这,我让茶烟从指尖滑过,不禁感到泪水模糊了。望着窗外的车流,如果我只能享受这本书里的茶香,如果我只能享受这首诗的深刻,我宁愿不再问对错。当山花盛开时,我会和茶一起生活。如果我能在风中跳舞,我一定会像蝴蝶一样漂浮。

风中的书籍不停地翻动书页。我希望雨里夹杂着困惑的飞花,飘入梦境,被茶和禅洗净。雨声逐渐减弱。我仍然担心蜡烛今晚不会熄灭,但是雨和飞舞的花朵不会满足我的愿望。红尘之外的茶香久久难以平息。浅浅一闻,已经沉醉在茶香中,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珠子旋转着,晴空万里,茶花满天有序。

强烈如火,燃烧着浓浓的,直到泪水充满我的双眼;

冰冷而骄傲,像冰一样,涩涩而凝结,有着深厚的感情,直到血液干涸。

像曼陀罗花一样,它引渡了世界:看见和听见,看见和听见,在所有的生与死中没有地方居住,想着回归自己的本性,什么也不回归。我想用手触摸群山,但我几乎感觉不到这种解脱。听江南夜曲,品尝红尘之外的茶香,是世人的心声。老朱慷慨真诚的对待是心与茶的结合,复杂而慎重,神秘而深刻。17个茶和尚和茶之间的故事,在生命的波涛中,是我听到的:茶禅盲目。

生活实际上就像茶叶之旅。当你满载而归的时候,选择一个安静的地方,倒一杯香茶,细看一撮茶叶,体验,在热水中翻滚伸展,最后沉入杯底,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冲泡,逐渐回到平静而真实的过程。一个人的一生曲折,就像这杯茶,静静地伸展,平静地结束,平静而苦涩。味蕾上的涩味是生活的味道,也是茶的原味。

在喝第一杯茶的时候,他已经放下了所有的疲倦和冷漠。

即使红尘迷人,我也不想再把茶和禅留在这里。别担心红尘。只要一杯茶和一炷香就足够了.

茶奥网精选文章《待到山花烂漫时,与茶共栖》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奥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aaowang.com/170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文章投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