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的盛宴 心灵的享受

茶的盛宴  心灵的享受广东,我有点吹牛,南越故土,我只匆匆一脚,哪能有这么大的口气?但是,如果我喝了一勺3000淡的水,我不会太草率地说我喝了3000淡的水。

我想了十多年,全国各地的孔雀相继向东南飞去后,我们麻雀嫉妒得不敢越过广东岭飞到广东。两三年前,我的妻子和哥哥和他们的妻子切在粤北山区的仁化县定居,在那里他的叔叔选择了木材,并且住得更早。我在叔叔家喝茶。我姐夫早年在内地当过私人教师,他不愿放弃这种“鸡肋职业”。然而,他折断了手腕,毅然前往南方发了一笔小财。他兴趣广泛,喜欢高雅的东西。他是一个真正有古典品味的学者。他擅长读书、绘画和种植花草。他擅长茶艺茶道。橱柜里堆满了书,墙上装饰着书画,还有一个大院子,里面种着菊花和竹子,尤其是蓝草。枝叶繁茂,香气更加浓郁。这是嘈杂世界中的仙境。这让我看到了只去过县城的“乡下人”。

睁开眼睛是第二个,享受美味的食物是最难忘的。这笔财富就是茶。在那之前,我每天都喝茶。我喝大量茶叶,奶牛喝鲸鱼。杯子大如桶。茶被倒进我的胃里。解渴只是一件愚蠢的事。我叔叔拿出茶壶和茶杯,这让我有点吃惊。茶壶不够大,不足以成为拳头,杯子仍然很小,小如鹌鹑半弹壳。我怎么能喝这个杯子?一杯不能用湿唇亲吻,十杯不能一口灌满。我叔叔把杯子排成一排,把一个精致的竹篮放在桌子上。篮子里放了一个船形瓷盘。一只茶壶被放在瓷盘上。茶壶的价格是茶叶英镑。茶壶也被茶叶包围着。几年后,我才知道这叫做釜式栽培。我叔叔把一锅开水倒进茶壶里。他没有让我们喝它,而是把它全部倒在瓷盘上。他立刻倒了第二轮开水,举起茶壶,一眨眼就绕过桌子。壶嘴倒在一起,来回摆动,好像老师在学生的练习本上打v。行动是举手投降,或者照顾奶牛。再看一遍,我们的茶杯已经装满了茶,绿得像蓝样蓝,半满多一点,还有十多只茶杯,几乎没有什么不同。看着桌子,一滴茶也没有。事实上,我很渴,但我不敢喝。刘姥姥第一次走进大观园时,不敢动她的手和嘴。当我看到有人喝酒时,我轻轻地拿起杯子。我的嘴唇不敢张开。我只是用嘴唇碰了碰杯子,像蜻蜓点水,像护士点药,而我的舌头却不耐烦了,像一封蛇信,很快从我的嘴唇里冒出来,舔着杯子里的水,很快就移动了人群。我说话的方式真的有点像一个在空中飞翔的小偷。茶进入嘴唇,接触舌头。它苦、涩,甚至有点辣。过了一会儿,味道开始变甜、滑、清、凉、清、凉、甜、滑,回味悠长。我也不想出丑。我拿起杯子,把它吞进嘴里,让茶浸透我的舌头,在我嘴里打转。这有一种真正的味道。我已经忘记我想说什么了。

茶的盛宴  心灵的享受

我叔叔很健谈。他能说来自世界各地的每一个字。他擅长打茶艺。我觉得茶不仅是口和腹的欲望,也是一种精神享受。它始于这场茶会。我叔叔告诉我们如何辨别茶的质量,如何选择茶壶,泡茶的关键是什么等等。当时我完全是个门外汉,但我觉得深不可测,记不起那么多事情。我深深记得的是一个茶道:敲桌子答谢。当我第一次喝的时候,我觉得很奇怪。每次我叔叔倒茶时,我哥哥都用手指敲桌子。我想这可能是一种礼节。我遵循同样的模式。倒茶时,我用所有的五个手指敲桌子。我哥哥用眼角瞥了我一眼,这让我慌了。当我叔叔转身去喝茶时,我哥哥温柔地告诉我:敲桌子是一种礼貌,一根手指是单身汉,还没有结婚,只是代表他自己;两个手指代表夫妻,三个手指代表全家,五个手指

那天晚上,我们喝了仁化名茶,叫做仁化银针。仁化有一座著名的风景山,叫做丹霞山,在那里生产仁化银针。我们去的时候,是初夏。在我们湖南省,天气仍然有晚春的余味。广东似乎已经是一个暴风雨的夏天了。粤北的阳光异常强烈。阳光倾泻在茶叶上,自然阳光充足,充满火力。粤北山区有许多森林。在烈日下,它看起来像一艘火轮,但在绿树成荫的树下,它却像冰一样无忧无虑。仁化银针可能是这样的,烤一轮太阳火和一轮绿叶遮荫,昼夜分明,冷热分明,昼夜分明,冷热分明,因此,它的茶自然蕴含着日月精华的真正味道。喝酒之初,声势很大,像是突然的夏天;饮酒后,余味甜美而轻微,如月光下的清凉。仁化银针非常清爽。喝两杯让人兴奋。第一次喝后,我不知道它这么浓。我只想尝尝。连续喝了十多杯后,我晚上很难受。我在床上翻了个烧饼,睡不着。据我叔叔说,胡耀邦在广东的时候特别喜欢喝这种茶,因为他味道独特,力气很大。

“在广东喝茶不可忘记.”只要广东有孔雀,没有麻雀,很遗憾我就不能翻岳翎。然而,我在粤北喝的茶没有被忘记。我第一次看到了茶艺,尝到了茶的味道,第一次理解了茶道。因此,我没有忘记毛主席在广东“认真教书”和喝茶的必要性。

茶奥网精选文章《茶的盛宴 心灵的享受》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奥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aaowang.com/21452.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8月23日 上午5:23
下一篇 2022年8月23日 上午6:2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文章投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