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书推荐《茶与酒,两生花》

茶书推荐《茶与酒,两生花》

基本信息

作  者 周重林,胡皓明 著

平装: 134页

语种: 简体中文

ISBN: 9787510061653

条形码: 9787510061653

商品尺寸: 22 x 16.4 x 1 cm

商品重量: 222 g

品牌: 上海世界图书

ASIN: B00DM1U644

字 数:80000

印刷时间:2013-6-1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包 装:平装

内容介绍

茶来自天空,向上诱导出空谷幽兰的智者灵性;酒来自大地,向下抒发出诗情画意的诗人情怀。茶与酒的交融,演绎出一曲冰与火之歌。

“热肠如沸,茶不胜酒,幽韵如云,酒不胜茶,酒类侠,茶类隐,酒固道广,茶亦德素”,左手酒一壶,右手茶一杯,酒神与茶神在生活中轮守世人的沉醉与清醒。

本书主要从茶与酒各自的文化属性出发,探讨关于茶与酒的闲人趣事,婉约的茶诗和豪放的酒歌等。

内容推荐

《茶与酒,两生花》编辑推荐:在中国,人们不可能不品茶,不可能不饮酒,我国的茶酒文化源远流长,渗透于人们生活中的各个角落。

作者简介

周重林,云南大学茶马古道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主要从事以茶马古道为主的物质观念史以及云南地方文化史等方面研究,中国茶叶新复兴计划项目召集人,著有《郎骑竹马来》、《茶叶战争》等作品,其他编著作品有上百种。

胡皓明,制茶工程师,云南茶马司茶叶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普洱茶十大企业家,全国茶叶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普洱茶工作组技术委员会顾问,云南农业大学普洱茶学院客座教授,云南省茶马古道研究会副会长,云南普洱茶产业推动者之一。著作有《普洱茶》、《云南普洱茶》等。

序言

诸多的典籍诉说着酒的文化属性,它是美的代名词,是人与鬼神沟通的媒介,是国家内外的礼仪之道,还是中国文明进程的显著符号,拥有着“美禄”、“甘露”、“天乳”、“琼瑶”、“欢伯”、“清圣”、“天平君子”之类的非凡称呼。

顺着文字的指引,我们会很快获知,这个密封在陶器里的液体,一旦被释放出来,马上就能散发出令人心醉神迷的气息,让血液沸腾的同时,敲打着人每一处感官,并在瞬间捕获人类的心灵,才思得以展现,社会因此多彩,国家俨然威仪。

在诸多华丽辞藻铺垫的通途之中,《诗经》时代的合唱团一路高歌伴奏,酒也迅速完成了它的终极使命,即解放肉身,超越时间。万寿无疆、长存于世的愿望唾手可得。(《诗经·七月·豳风》:“九月肃霜,十月涤场,朋酒斯飨,日杀羔羊,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这是一种承诺。通过酒,肉身可以获得不朽,也由此奠定了基调,酒必须一代代传承来维系这种承诺与不朽。

所以,从酒被记载的那一刻起,它就是总结性的。任何追问与质疑在这庄严承诺面前,都显得不堪一击。显而易见的麻烦仅仅是,我们并不知道它真正的起源,每一次考古发现都把酒的饮用历史推向更为遥远的时代,这个时候,是酒在一边发出欢愉的笑声,揶揄之前那些有限的地下发现与文本考据。形状各异的饮酒和置酒道具,让华夏五千年文明史不至于落空,寻找的酒的历史,变得意义非凡。酒不仅仅是一部物质史,还是一部精神文明史。

阅读酒的历史,是一段奇妙的旅程,如果有佳酿在侧,更若如鱼得水之欢愉。酒的历史是那么严肃、庄穆、有趣、混杂……它始终伴随着人性,不离不弃。酒无处不在,挑拨着人的欲望。人与酒之关系,就像骨与肉、经与络一般,非庖丁一类了然于胸并超然于物的高手而不能解。

现在,让我们暂时抛开那些修辞和隐喻,重返酒的现场。

越过高山与平原,掠过大江与大河,穿过一片片茂盛的禾黍、斑驳的遗迹、象形的文字,无数先人的叠影构成后来我们称之为“酒文化”的东西。

在帝王谱系中,神农氏教会民众使用耒耜耕作,粮食产量大幅度提高后,有了酒的出现。《淮南子·说林训》:“清盎之美,始于耒耜。”酒不仅能祭祀先人,让先人得到安息,更能为现世带来快乐,夏桀就这么认为——他命人在宫中挖掘了一个大池子,池子里盛满了酒。只要鼓声响起,便会有三千多人爬在池子边,像牛在河边饮水一样低着头颅喝酒,喝醉的人便掉进池子里淹死(《韩诗外传》和《烈女传》)。商王武丁则把酒带入政治隐喻,他对傅说道,“若做酒醴,尔为曲蘖”(《尚书·说命》,意思就是如果把治理国家比作酿酒的话,那么你傅说的角色就相当是发酵用的曲蘖,绝不可少。

《史记·殷本纪》称,商纣王“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酒池肉林、长夜之饮都被后来的周代视为纣王亡国的头等罪状。另一个故事补充说,纣王长饮忘了时辰,遂问百官,问的人都说不知道。问箕子时,箕子难住了:“国君因为喝酒忘记时间,那么国家就有危险;可是大家都忘了时间,只有我记得,那我就更危险了。”于是,箕子也说自己不知道。

这是酒磨平时间的开始,此后带来了矛盾文化的崛起。通过酒,世界有了清与醒的界限,酒带着世故的人情味去缓和冲突与矛盾。

有汉一代才子,为酒贡献了诸多逸闻韵事,也为汉语注入了大量的优美辞藻。汉赋中没有对酒的警告,没有因酒的教导,有的只是欢愉和对政治的献歌。

枚乘《柳赋》中写道:“于是樽盈缥玉之酒,爵献金浆之醪。庶羞千族,盈满六疱。弱丝清管,与风霜而共凋。枪鍠啾唧,萧条寂寥;隽义英髦,列襟联袍。小臣莫效于鸿毛,空衔鲜而嗽醪。虽复河清海竭,终无增景于边撩。”此文是枚乘为梁孝王刘武所作,他们此时在忘忧馆举行酒宴,美酒佳肴,英才列襟,不胜美好。

茶奥网精选文章《茶书推荐《茶与酒,两生花》》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奥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aaowang.com/3084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文章投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