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椿见之前”——2019丹霞先生的茶会

丹霞先生,茶界的知名人士。这位前房地产交易员从20年前管理重庆第一个1000亩市场,到掌管重庆的顶级豪宅。对居住建筑和生活方式的探索和实践,从考虑房屋的物理空间到洞察生活精神;至于如何诗意地生活,她最终选择了退出房地产江湖,回到平常的茶汤,用日常生活实践“茶道正念”的生活美学。

“椿见之前”——2019丹霞先生的茶会

每年,她都会根据自己对茶、生活和美学的理解举办一个茶会,叫做“丹霞先生年会”。每年的这一茶会都会引起热爱艺术、美丽和生活的人们的热烈讨论和追求,成为重庆生活美学的里程碑事件。

“椿见之前”——2019丹霞先生的茶会

金秋时节,当山城丹桂客满时,丹霞在南山桂花林的一栋老房子里举办了一个名为“见面前”的茶会,桂花林是重庆主要城市环境的核心。

这座老房子未来将成为丹霞山的茶棚,并将作为当代美学和现代生活的茶馆呈现。

“椿见之前”——2019丹霞先生的茶会

为了纪念在这里定居的时光,丹霞将2019年的茶会命名为“相见之前”在堆积的石头、斑驳的墙壁和稀疏的天空光线中,一个座位、一架钢琴和一杯茶被用来体验过去的岁月和对未来的希望。

“椿见之前”——2019丹霞先生的茶会

“椿见之前”——2019丹霞先生的茶会

下午在南山,穿过一片桂花树林,山谷里传来微弱的溪流声。一座由土墙和石头组成的老房子孤零零地躺在有竹栅栏的小院子里。清澈的泉水流经后院,紫薇树倚在山坡上开放而落,紫色染上了半个屋顶。要不是今天的茶会,这座空山平日会很安静。

“椿见之前”——2019丹霞先生的茶会

古老的八仙桌、农夫父母的长凳和几根从后山的古老樟树上落下来的粗大的老葛藤,矗立在空房子的旧墙上。旧木盆里装满了从松树上落下的水果。拿普通的东西是品茶的空间。

“椿见之前”——2019丹霞先生的茶会

进入石屋后,钢琴演奏者变得像《山居吟》歌曲一样安静,高古的意思变得更加强烈。

“椿见之前”——2019丹霞先生的茶会

歌曲结束时,茶准备好了,每个人都端上了一张茶几。曼格60岁后泡茶,丹霞70岁后泡茶,林95岁后烧炭,文汶80岁后泡茶。茶在中国人的生活中代代相传,历经一对父子、两对夫妇、三个90年代和八个80年代。

“椿见之前”——2019丹霞先生的茶会

“椿见之前”——2019丹霞先生的茶会

用木炭烧水,用水壶泡茶。2015年,发表在《母树鸡舍》杂志上的凤凰单丛的兰韵弥漫在房间里,静静地啜饮着茶。兰花的香味很宁静,浓稠的汤感觉像嘴里嚼着的头。喜悦蔓延开来,人群突然意识到“好茶出不了潮汕”也就不足为奇了。

“椿见之前”——2019丹霞先生的茶会

“椿见之前”——2019丹霞先生的茶会

从森林里摘几粒桂花,洒在文汶做的年糕上。精致的点心,从鼻腔到口腔,对全身来说都是甜的,能尽情地搅动身心。

“椿见之前”——2019丹霞先生的茶会

他们都各就各位,品尝着60年前的普洱茶。放好垫子,提起水壶,注入水,做汤。在平静中,涓涓细流流遍全身,想到胸前的山川和山谷,风中的山月,就像一个上了年纪的智者自言自语,还有一杯展现生命沉思的茶汤。

 

走过若干个春秋,丹霞对生活的体会是回归。回到茶、回到山间、回到生活本身。如同这场茶会的样子,空空的老屋子没有刻意装点,无多一物。空间、茶汤、行茶,无一不是茶寮主人性情之流露。

“椿见之前”——2019丹霞先生的茶会

问起“椿见”茶寮未来的样子,丹霞笑而不语。老茶汤的气韵在身体里流转,青苔小院里,扶篱驻立,近竹和远山风光尽现,有桶底脱落大地阔之感。

黄昏时刮风,一轮明月挂在松树上,增添了秋天的凉爽。

天黑了,秋天的昆虫在灯光下低唱,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后山的桂花和桂花果很可能跟着下雨。山谷溪流的声音像洪水一样响亮,离开了2018年冬天,“一次花会”。——冬夜梅花欣赏茶会”

2019年秋天,“图纳相遇前的茶会”

茶奥网精选文章《“椿见之前”——2019丹霞先生的茶会》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奥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aaowang.com/39596.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9月22日 下午3:53
下一篇 2022年9月22日 下午4:5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文章投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