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易武:回忆普洱茶伟大的复兴时代

每当我们提到义务兵的复兴,我们都要从1994年开始。这也很尴尬。

然而,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时间点。除了一百年前那些辉煌的岁月,也是从这个时候,易武回到了整个普洱世界。

那一年,一个叫吕丽珍的台湾人和一群台湾人一起进入义武。在那个时代的交通条件下,我们很难想象从台湾到义乌要走多少种交通方式和多长时间。但毫无疑问,即使没有政策障碍和时间延迟,这也是一个需要几天甚至十天才能完成的目标。

吕礼臻

现在看来,这样一个艰难的过程充满了仪式感。正是次始于台湾茶叶制造商的义武之旅,在当代普洱茶的整个历史上开启了一个特别明亮的场景。

易武复活了。

对于全世界的普洱茶来说,这相当于文艺复兴对文化领域的贡献。也是从这个时候起,从潘多拉魔盒中释放出来的一种精神——普洱茶开始出现在整个市场上。它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客观地说,它也为家居装饰行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此后,当家庭装修时,增加一间茶室开始进入中产阶级的菜单,充满中国风味的茶几和扶手椅成为茶室中必不可少的物品。

在这里写作时,我想我必须在这里解释一下义武的概念:我们在这里描述的义武不仅仅是指以义武镇为核心的七个村庄和八个村庄。但是整个古六茶山地区,广义上说,叫做一武茶区。更具体地说,它指的是曼萨、宜邦、友乐、戈登、芒硝和芒硝六个地区,它们也是历史上传统普洱茶的核心产区。

这些现在都是常识,但在1994年之前,它们只是储存在旧纸堆上的墨水或铅字,甚至还没有被发现。陆丽珍来这里寻找普洱茶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在台湾普洱茶圈里流传的宋品、傅园长、童清、童星都来自义乌。所以当他们来到易武时,他们基本上是《道路》的粉丝。

这一由饮酒经历开始的旅程,最终开启了普洱茶的伟大历史。

张毅,吕礼臻

陆丽珍在《易武》中的经历已在许多文章中有所描述,在此不再赘述。如果你对茶感兴趣,请点击第《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条。这里需要说的是,那一年,陆丽珍先生遇到了张毅先生,当时他仍然坚持要做普洱茶。1995年,张毅开始用传统手工磨石工艺压制“真春亚号”。

真淳雅号

如果我们把陆丽珍对义务兵的访问视为义务兵复兴的象征,那么1995年的“震春亚豪”就是义务兵复兴的象征。许多年后,香港一位著名的茶叶制作人对这种茶描述如下:“它以古董茶为蓝本,重新开启了新一代普洱茶,个人裁缝雕刻了新的茶叶。”

这并不夸张。无论是“私人作坊生产”,还是“手工磨石压制的传统工艺”,还是“古树茶的原料”,这些举措在20世纪90年代都是划时代的,当时大型国有工厂仍被广泛用于工业生产。

可以说,从今年起,习惯于大型国有工厂产品的饮茶者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重新发现了用一流的原料和传统技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制作出最好质量普洱茶的泡茶理念。最重要的是,在这个茶饼之后,更多的人知道了易武。抱歉,准确的描述是再次了解易武。

作为最著名的贡茶的发源地,义乌原本辉煌灿烂。

“清初,清政府的云贵总督鄂尔泰在云南普洱府下设立了茶局。通过调查比较,他认为宜武八里正山的海拔、空气、温度、湿度、土壤等地质环境最适合种植茶叶。因此,在义乌寺存在了数百年的古树和茶树得到了保护,并被列为皇宫专用的贡茶。顶级茶叶种植者和茶叶专家也被召集到义乌种植普洱茶树,形成了“10万茶叶种植者的壮举”

易武老街

1845年,普洱府为了方便贡茶,用官银修了一条宽六尺、长240公里的石板道,从易武经倚邦一直铺到普洱,这就是闻名遐迩的“茶马古道”。一时间易武地区商贾云集,马帮塞途,成为普洱府六大茶山中最大的制茶中心和贸易集散中心。那时易武闻名中外的大茶号就有20多家,其中一些大茶号在香港、泰国、越南等海外建有商号。

随着时光流逝,易武渐渐没落,而上个世纪70年代的一场大火,更是烧毁了老街上不少商号,关于老茶号的不少资料,也在那场大火中变为飞灰。

1994年,易武重新回到了我们的视线。

正如文艺复兴历经了两百年一样,易武复兴也并不仅仅是一蹴而就,这同样是一个历经了十数年时间的过程。

在我们刚刚提到“真淳雅号”的时候,有一个名字一直都在其中——张毅。他的名字是书写易武复兴史、乃至普洱茶史,都不可回避的。张毅生于1941年,曾任易武乡乡长,而他对普洱茶传统制作技艺的重新发掘与梳理,则更早一些。

从搜集制作七子饼普洱茶的各种传统工具,到向老一辈健在的传统制茶老师傅们、茶庄庄主或传人请教,深入各古茶山、村寨实地考察,收集人文历史资料进行研究,获得了许多珍贵的口述实录。这也是当年吕礼臻选择找张毅合作“真淳雅号”的原因——他是足够了解易武茶传统制作工艺的人。

1996年张毅退休后,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了做茶实践上面。1998年他创办了“顺时兴”茶庄,香港的一位茶商知道这一消息后,把他该年生产的春茶全部买下,协议签下后,张毅也不负厚望,用心挑选百年以上贡茶园古树春尖做原料,并以传统制茶手艺压制。这就是今天江湖上已经成为传奇的——1998年易武顺时兴号(春尖)。

1998年易武顺时兴号(春尖)

香港客商对此茶的评价是:“这就是我要找的普洱茶,犹如当年的贡茶一样,茶饼银毫显露、条索均匀、饼形周正、压制的松紧也很适度。”

第一批的“98易武顺时兴号(春尖)”,因为产量极少,只知在当年香港的卖价就已极高,很多人打听未果,想来某些定藏于港台资深藏家手中,现在更是少有人喝到。

在这之后,张毅毫无保留地把这套他从易武老茶庄老师傅那里收集整理,并归纳出来的传统工艺传授给了易武、象明、景洪、勐连等其他地区从事及喜欢制作普洱茶的人员,使传统技术迅速普及,有资料显示,之后几年古六大茶山以传统工艺制作普洱茶的大小厂家发展到了100余家,更带动了整个地区产业的发展。

这是易武复兴的重要基础,也正是在这样的技术基础之上,易武才得以如此迅速的恢复了它原本的辉煌。

在此之后,随着市场对于易武认知的更深入,传奇性易武普洱茶产品亦开始愈发层出不穷,1999年陈世怀先生、太俊林先生成立的昌泰茶行出品的99易昌号,同年广东茶商叶柄怀订制的易武春秋料制成的99绿大树等等,都是市场基于对易武的理解逐渐深入,开始生产出的易武产品。

易武七子饼茶

写到这里,我们必须要说明的是,在那个时代,普洱茶的很多概念并不算完善,大多数基础概念只是基于当年的四大国营普洱茶厂的生产经验,台地茶和古树茶的概念、采摘标准的概、炒制工艺的概念、陈化时间的概念。那个时代,甚至连干仓和湿仓的概念都还没清晰。

正是因为这些概念在那个年代并不算清晰,而易武制茶工艺又断代了很多年,所以在那些年代制作这些茶的时候,并不算尽善尽美。在这点上,吕礼臻先生就毫不讳言的说,“其实用现在的标准再回看当年刚刚做出来的‘真淳雅号’,很多细节还是达不到要求。”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没有这样的开端,溥仪在义乌就不会有任何后续的发展。这一步对益武茶来说是一小步,但对普洱茶来说却是一大步。

2000年后,越来越多的茶商或企业进入义乌。随着整个行业经验的提升,我们刚才描述的缺失概念开始逐渐被填补。最重要的是,在这个阶段,对义务兵的未来最重要的区域概念开始形成。马埃、洛水洞、封寨等名称开始在茶商和茶人群中传播,人们对原材料的了解也越来越清楚。

在这里,我们把1994年到2004年的十年定义为义务兵复兴的十年。正是十年来所构建的产品、概念、认知和体系,给我们带来了目前对义乌的认知基础和义乌茶的市场基础。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十年只是基础。

股六大茶山,茶书

一个真正完整的义乌茶区概念的形成实际上需要时间,直到2006年,一本名为《中国普洱茶古六大茶山》的书出版。这本书是詹英佩女士从21世纪初写的。花了几年的时间,经过十多次深入茶区的探索,与义乌乡的村民以及宜邦、友乐、戈登、邙转、邙之谷六座茶山的深入交流,挖掘出了沉入历史长河中的历史钩子,最终完成了这本普洱茶史上的巨著。这本书之后,六大古茶山的区域概念和古茶数的概念都有了充分的理论基础。

茶厂,岁月知味

詹英佩女士进入茶山的时候,另一个注定要和易武一起死去的人也在——25年走在易武的各个小区域。经过几年对易武的调查,这个叫郑少烘焙的人创办了一家茶叶企业,将自己的产品定义为“纯易武”,并将其命名为“时间知味”。

郑少烘

当时,郑少烘焙不知道自己能走多远,但他只知道自己的目标是让“时间知道味道”这四个字成为未来易武茶的代名词。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花了十多年的时间对义乌茶叶进行了深入的培育,而郑少巴克像茶农一样,走遍了整个大义乌茶叶区的所有精品茶叶产区,同时像科研人员一样,对义乌茶叶的当地条件、原料、工艺和贮藏进行了深入的研究。

正是因为这种投入和坚持,经过十多年,岁月已经成为一物茶的先导、探索者和标准制定者。

复兴之光,岁月知味

为了向艺武文艺复兴时代的先行者致敬,智威年于2019年推出了其年度主题产品——“向艺武文艺复兴之光致敬”。

这是对这片土地,对那些在这片土地上战斗的人,对伊吾复兴的产物的赞颂。

正是因为这个小小的火花,它最终汇聚成了这样的复兴之光。

伊吾复兴之光。

茶奥网精选文章《致敬易武:回忆普洱茶伟大的复兴时代》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奥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aaowang.com/4268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文章投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