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岩茶,茶与禅的共鸣

武夷岩茶,茶与禅的共鸣

武夷山以“佛道”闻名于世,历史悠久,儒、释、道并存,历史文化底蕴深厚。早在唐朝武德六年(618年),僧人就在武夷山沃云建立了石塘寺。寺庙后面的茶洞是最早的茶园。它从胡夫岩石进入思茅泉,被10亩天穹岩壁和10亩中国与世界之间的土地所环绕。它出产优质茶叶,并以茶洞得名。到目前为止,茶树仍然茂盛。武夷山有三十六座山峰和九十九块岩石。山顶上有寺庙,所有的岩石都是茶。

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国,起源于汉代,与中国广泛种植茶叶的时间一致。与此同时,佛教起源于唐朝,这与饮茶在中国传播的时间相吻合。这并不是说布道的印度僧侣带来了各种各样的茶,而是说佛教和茶几乎同时在中国兴起,而且它们之间有着内在的联系。

武夷山大红袍文化旅游景点“晚甘后”镌刻在九龙悬崖上仍然清晰可见。“晚甘后”是当时武夷寺茶的昵称,也是武夷岩茶最早的美称。通过当地官员给政府官员“礼物”,寺庙茶走出了偏远的山区,寺庙进入宫殿,成为一种享受的好饮料。

武夷岩茶,茶与禅的共鸣

福建五代“佛教一度兴盛”。每个寺庙都有“饮茶”或“献佛茶”。唐代僧人不仅向佛祖敬茶,还用茶参加禅坐,用茶解释经文,用茶招待恩人和朝圣者,用茶招待学者。他们举行茶会,举行茶宴,举行茶道,写茶诗,甚至写茶书,提出佛教和茶德的思想。每天完成佛教活动后,广大僧人必须亲自种茶,认真学习泡茶技术,从而极大地丰富了唐宋武夷茶文化。当时,五邑古屈冰佛被命名为枣光、武夷山武屯人、小和尚、夏衣楚、冬冰浴、冰茶烹饪、荆棘冥想、佛性“吃茶”冥想、佛性原则,是茶禅的真谛。武夷山严蕊庙前有一副对联:“卷影,鼓成怀,瞬间矛山映严蕊”。扣冰的和尚的线被载入佛经(《五灯会元》)。品茶大师来自佛教寺庙,这表明茶和佛是密不可分的。

茶具有恢复意识但睡觉的功能。茶叶的现代化学分析表明,茶叶含有300多种化学成分,包括营养成分和药物成分。喝茶的功能早已引起佛教僧侣的注意。

僧侣日夜冥想。喝茶可以帮助他们振奋精神,克服睡眠,集中思想。同时,佛教避免吃肉,提倡素食主义。清淡的茶汤无疑是最好的饮料。佛教认为茶有“三大优点”:第一,适合整夜冥想和念经;第二,吃饱后有助于消化。第三,茶是一种无毛发药物,有利于抑制性欲。除了茶的三种实用价值之外,还有一种对生活漠不关心的态度。远离红尘,不接近女人,不为了名利。注重“一切都是空的”的佛教徒似乎对茶的清淡和略带苦味有自己的理论反映。茶的清淡味道也与佛教对世界漠不关心的理论有关。茶栖地的云、悬崖的形状和清洁性格的习惯也象征性地与佛教有关。茶的苦味是甜的,也成为佛教以苦为乐的生动写照。

武夷山,山地和丹霞地貌,常年被云包围,空气湿度高,适合茶树生长,为名茶的生产提供了独特的条件。佛教寺庙建在深山密林中的原因是为了模仿他们的“避世而歌”的原则。这座寺庙建在红尘之外,不受世俗纠纷的干扰,也不受世俗欲望和喧嚣尘波的诱惑。新鲜空气是g

由于茶在佛教世界被视为“神圣”的东西,饮茶的风传播到武夷山的寺庙,种植和泡茶成为僧侣的职业。著名僧侣有很高的文化素质。喝茶通常被认为是一种文化现象,他们也非常注重采茶和烘焙。结果,在山西寺的著名僧人的监督下,生产了各种名茶。33,354大红袍是国内外著名的茶王,在古代由天心永乐寺管理和享用。清代著名僧人史超擅长煮功夫茶。一个进山的和尚也是泡茶的专家。他的《武夷茶歌》是制作乌龙茶的第一手资料。清朝台湾陪审员林凤池去北京参加考试,台湾的冷冻乌龙茶就此结束。他崇拜武义,住在天心永乐香寺。他呆了三天,成了高僧的茶友。寺方丈给了他24株武夷乌龙茶幼苗,他回到台湾种植泸沽镇。经过100多年的发展,现在已经遍布鹿谷山脉,成为台湾著名的茶叶。以茶道闻名的日本,最初不产茶。唐朝的日本留学生和唐朝使节带回了茶叶品种,这些品种首先种植在佛教寺庙和其他寺院。红人六年(815年)四月,峨眉皇帝来到梵宫,所有的大和尚都为皇帝泡茶。皇帝喝了它,清心安神,非常高兴。直到那时,中国茶树才在日本生根繁殖。

武夷岩茶,茶与禅的共鸣

日本的第一本书《茶经》也是在宋和尚传播禅宗的时候写回日本的。历代著名的僧人和学者游览武夷山时,他们的诗中都有禅味。唐代著名僧人灵异在一首诗中说:“泉喜欢这座山,在烟火和白云中喝香茶。在岩石下,小船无法前行,黄昏时清澈的水流缓慢。”宋代著名的新儒家朱Xi在武夷山讲学50年,游历了武夷山的寺庙,与僧侣成为了亲密的朋友。他过去常常以著名的武义和尚为老师,亲自在武夷山的九曲江边种茶。他用篮子挑了茶,造了一个茶炉,用茶讨论了方法。即兴创作诗歌;“仙翁石炉,万里水在中间。喝完方舟后,茶和烟就会芬芳。”明代诗人吕荣说:“江南的风说和尚住在石头上有清泉,竹子上有茶的房子里。法界的著名僧侣最好知道香烟、茶和肉都是长袍。”诗人生动地描述了僧侣们对喝茶的热爱,充分体现了“茶与禅的和谐”和“和尚与茶没有家”。已故中国佛教协会前会长、当代著名佛教诗人赵浦初先生于1990年10月访问武夷山,享年84岁。他不仅热爱武夷山脉,还赞美武夷岩茶,写了两首诗。在他的诗《御茶园饮茶》中,他写道:“喝茶的方式也应该是众所周知的,一个人应该在闻到香味和看到颜色后品尝它。一杯两杯七八杯,一百杯喝酒不醉”;“七碗好吃,一壶真有趣。喝茶总比喝一百年好。”这首诗的题目悬挂在武夷山皇家茶园“五音堂”。

我不知道赵朴初先生题写的五首独特的茶诗中的禅有多深刻,但三个字“吃茶”透露出最大的情感和自然,不进入茶道就不能忽视。赵老对武夷茶的爱达到了迷恋的程度。后来,当他高兴地写下武夷山永乐佛寺的名字时,他大声呼喊:“一千个字和一千个字比茶好。”重复这首我自己写的诗,用茶来表达真实的感受,真的很有趣。茶因其自身的功能逐渐被后人所欣赏,并成为佛教僧侣的情感寄托,与禅宗融为一体,一起饮酒、吟诵。

茶奥网精选文章《武夷岩茶,茶与禅的共鸣》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奥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aaowang.com/4631.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0年5月12日 上午10:12
下一篇 2020年5月12日 上午11:2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文章投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