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甜,甜得如此甜蜜,如此动心

导游说,丽江是一个充满性接触的城市。我当然不能相信所有导游的话。一开始我没想过任何性接触,所以我什么都不想要也没关系。我的心因云杉坪风景区而坚硬。当我去云山坪的时候,植被是暗淡的,但是导游说这个地方非常美丽,是地球上的天堂。我相信这一点,在玉龙雪山脚下,春天温暖,鲜花盛开,景色迷人。然而,这个地方是纳西族年轻男女死亡的地方。从前,纳西族男女可以自由恋爱,婚姻是不自由的。爱,爱,爱到底,父母不允许给他另一个匹配,爱是一个,结婚是另一个。有些人喜欢。我想不起来。生活很艰难。他们俩都约好了,去了云山坪。他们要么挂在树的东南树枝上,要么一起跳下悬崖。或者你一口一口地喝了些毒药。

为什么没人来咨询?

如果他们来大理白族人民的家做客喝茶,他们就不会傻了。他们必须这样想:地狱不会去,天堂暂时不会去,只是在天堂和地狱中间的地上,苦的时候,甜的时候,回味的时候。你是桑娜吗?你来自哪里,你去哪里。

从丽江到大理,喝了白族三间茶后,我的心情开始好转。

第一种是苦的,第二种是甜的,第三种是难忘的。

导游带我们去了一家表演茶艺的餐馆。白族姑娘很漂亮。虽然他们不能见面,但他们曾经有一双美丽的眼睛。他们不仅美丽,而且充满幸福。我前面的那个白族姑娘拿着一个有五个手指和纤细身材的茶盘。她把一个酒窝杯送到嘴边。一边是她的声音和喉咙,腰和柳树,唱歌跳舞。我恍惚中感觉像南塘《韩熙载夜宴图》。第一碗进了喉咙,很苦。每个人都是苦的,茶是苦的,人和茶有共同的语言,也有共同的感觉。

苦与甜,生活是对应于语言还是语言对应于生活?或者茶对应于生活,或者生活对应于茶?白族姑娘给我倒了第二杯茶,我喝了下去:很甜,非常甜。不管人们有多苦,总会有美好的时光。是先甜后苦,还是先苦后甜?这也许并不重要,但重要的是,在经历了痛苦和甜蜜之后,我们可以在冬天的秋日下眯眼拿着紫砂茶壶,慢慢回想和品味。

茶是苦的,我知道。茶很甜,很甜,很诱人,为什么?为什么?什么?

茶甜,甜得如此甜蜜,如此动心

当我看到那个白娘子端着茶,她优雅地走进茶馆,我把歌舞放在面前,跟着她从座位上走进茶馆。白族姑娘笑着说:“我们在第二杯茶里加了核桃、奶扇和蜂蜜。”那么为什么在前三种茶中有一些甜的,一些辣的和一些微苦的?白姑娘微微笑了笑,说:“在前三种茶中,加入红糖、精盐和胡椒。

白族姑娘说白族人平时不这样喝茶。他们在田里种庄稼,在山里采药,骑马,向西去西藏,向东去东海,沿着古老的茶马道散步。怎么会有这么多闲散的日子过这么慢的生活?只有当客人来了,节日来了,他们才想尝试三种茶的味道,然后上山去云间取泉水。

我想是的,白族人民过着和纳西族人民一样悲惨的生活。他们爱一个人,又和另一个人结婚,这不仅是纳西族独特的生活悖论。然而,为什么纳西族的年轻男女都想为爱而死,而白族人却总是在寻找爱呢?

我想象是这样的:一个苦着脸的年轻人敲了一位仁慈长者的门。叹口气,苦啊,活着真苦。老者没有说话,拿出一杯茶,点点头说道,“嗯,很苦。“苦与苦相遇,就好像一个朋友遇见了一个知心朋友,彼此痛苦。这对年轻夫妇感到痛苦无穷,无处可寻。这时,老人又端来了一杯茶:喝,喝,生活没有味道。这就是恶业人士喝的:啊,生活不仅苦,而且甜。知道生活是苦是甜,生活有回味,然后再喝一杯,回忆回忆,回味。

白族,这三种茶有什么传说吗?我不知道它是不是这样来的。我现在知道茶是生活中的一门课程。

茶禅或茶道都在上课。不同之处在于茶禅是教僧侣的,茶道是教普通人的。听完禅宗大师赵周的一课,和尚们停止了去地球,立即去冥想。听了白族老人的教训后,老百姓停止了去云山坪,立即找到了工作。

平时,我不喜欢听人给我上思想课。但是茶给了我这个教训,我听了。茶课不僵硬,茶是不知不觉的,给人上课。有了香味,它渗透到内脏,滋润心脏,不发出声音。它获得了上帝的味道,并解开了人类心灵的结。

如果有任何烦恼、烦恼、怀疑、疑惑、不解、不解,你可以喊:喝茶!茶是人生的一课。如果有问题,人们可以喝茶,茶可以用来说教和消除疑虑。

茶奥网精选文章《茶甜,甜得如此甜蜜,如此动心》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奥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aaowang.com/5766.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7月1日 下午5:52
下一篇 2022年7月1日 下午6:5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文章投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