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马古道:征服世界屋脊的文化之脉

茶马古道:征服世界屋脊的文化之脉

在中国西南部的群山之间,一条蜿蜒的古道完全被人、骡子和马践踏着。它从云南和四川进入西藏,延伸到尼泊尔和印度,到达西亚和西非的红色海岸。几千年来,成群结队的大篷车经过这里,向西藏地区出售茶叶,留下茶香的痕迹。这条古道是神秘的古茶马道。

今年是茶马古道命名20周年。1990年,六个年轻人徒步旅行了100多天,揭开了这条古道的神秘面纱。最近,记者采访了六人组之一的陈宝亚,他向我们讲述了茶马古道的发现和命名。

发现茶马古道

1987年7月,云南大学年轻教师穆65洪和云南大学同学许陶勇去金沙江考察方言。在与当地人聊天时,其中一人听说他已经骑马去了印度。他们想用自己的眼睛看路。在当地人的带领下,他们来到塔城的一条石板路。这条小路只有一英尺多宽。据说沿着这条古老的路,你可以从Visi走到德钦,然后从德钦走到西藏,然后到印度。但当时,他们不相信这条模糊的道路会通向遥远的印度。

穆65洪想到了传说中的“南方丝绸之路”。

公元前138年,张諾奉汉武帝的命令被派往西域——大月氏家族。他在大夏遇见了朱琼和穆斯林。经询问,他得知有一条从西亚经沈度(印度)到云南和四川的贸易路线。十年监禁后,张骞回到汉朝,向汉武帝报告了西域各国的情况。他还告诉他,汉族地区的云南和四川与印度和波斯有商业联系。张諾关于这条蜀道(从云南、四川到印度的古道)的猜想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被一些学者称为“南方丝绸之路”。然而,穆洪光和许陶勇认为,丝绸不能被视为中国西南与外部世界之间商品贸易的主体。然而,在西南地区,这条古道的主要贸易商品是什么?穆奇洪在采访当地一位名叫宋修庆的老人时得知,茶会的古老习俗在中甸依然盛行。茶会是以茶为媒介,年轻男女一起唱歌跳舞的聚会。“既然当时是塔里克骑马,我们可以称之为茶马道吗?”穆奇洪后来回忆道。

1990年7月,穆65洪、陈宝亚、许陶勇、王孝松、李林、徐莉六位年轻,拿着中甸县志办申请的6000元资金,带领一队马帮猎犬,从云南中甸北上西藏昌都,然后向东穿越横断山脉,到达四川康定,最后返回中甸。他们应该确认茶马古道的真实存在,并在此过程中进行一些学术研究。

他们的旅程经受住了各种意想不到的考验,他们随时都会面临死亡的危险。在山里的洞穴里,在陡峭的岩石下,成堆的骨头让他们想起走这条路的困难。最后,他们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走了2000多公里,穿过了几十座海拔4700米的雪山,穿过了几十条激流和激流,如金沙江、怒江和澜沧江。他们对滇藏川三角地区的语言文化进行了系统的考察。他们收集并记录了近百万字的信息,拍摄了3000多张纪实照片,记录了数百个民间故事和音乐磁带,并收集了数千个样本。

检查结束后,他们将这个连接亚洲大陆茶叶的庞大古道网命名为茶马古道,并称之为“茶马古道六君子”。

征服世界屋脊的古道

茶在唐朝前后被引入西藏地区。根据《藏汉史集》记录,松赞干布的曾孙杜松·蒙博格说:“在我生病期间,我不想吃东西,只是喝了这只鸟抓住的树枝上的水才更好。它能滋养身体,是治疗疾病的良药。”由此可见,茶叶在被引入藏区后,最初被用作保健药物。

到了唐朝末期,茶逐渐成为藏族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与藏族饮食有关。为了

然而,最大的问题是西藏本身不生产茶叶,而是通过贸易生产。据史料记载,当时在青海河西和日月山已经开始了茶马交流,茶叶大量运往藏区。藏族人民对茶的依赖给古代商队道路带来了根本性的变化。为了满足西藏人民对茶叶的常年需求,西藏人民不得不穿越横断山脉前往茶叶产区,茶马古道终于形成。

在横断山脉的高山峡谷中,仍有大量历史悠久的古代道路遗迹,如无数悬崖石雕、马尼石堆,甚至还有带有马蹄形痕迹和拐杖的石头。

这条古道上西南官话的共同方言从语言的角度见证了茶马古道的繁荣。“六君子”在当年的调查中发现,横断山脉深处有一些极其偏远的山村和草原,比如嘉朗村,那里的人们对大陆知之甚少,但其中一些人能说一口流利的西南官话。西南官话可以在古茶马古道上形成一种共同的语言,只有古道上有足够的商队,语言和文化才能深入接触。来自云南、四川、西藏、甚至尼泊尔和其他地方的人都能理解“你喝醉了吗”。

33,354辆血液沿着古老的茶马古道流动

云南是世界上最早的茶叶产地之一,其特产大叶普洱茶深受藏族人民的喜爱。明末,云南进行了长达17年的反清斗争。结果,西藏人的茶叶供应量减少了。当清兵进入云南时,藏人立即要求恢复茶马贸易。自中华民国以来,每年至少有一万吨云南茶叶被带入西藏。茶叶从云南运到丽江后,由赵应贤重新包装并运到拉萨。

每次出发前,赵应贤都会翻阅帝王日历,选择一个吉祥的日子。除了戴着银护身符“左弓”,他还有一把小十环枪。这种武器不仅用于对付野生动物,如熊和豹,还用于沿途的强盗。

西藏商队去西藏时会穿藏式服装:楚巴穿着宽大的长袍和大袖子,用皮带紧紧地系着,右臂露在外面,皮帽、羊皮长袍和藏靴放在行李里。据说只有藏族服饰才能适应那里的气候,而且骑行也很方便。

赵应贤和他的党有二三十匹骡子和马。虽然他名义上是车队的最高管理者,但车队不属于他。他只是一家公司的代理人,他受雇于这家公司,在云南和西藏沿着古老的茶马古道运输货物。换句话说,他只负责运输,而不考虑商业事务。此时,公司和商队之间已经形成了现代商业关系。

不用说,许多人都知道这条路线的危险,包括世界屋脊的地形。就这样,虽然许多马帮不信仰佛教,但他们总是牢记六字真言:穿越危险的地方时,要把马锅的头放在一边,每头骡子都要刷上树叶和树枝,嘴里要念“嗡马尼帕德梅哼”并说一些吉祥的话。

到达拉萨时,赵应贤只需将货物交给他雇主那里的“打吉”分号。他们运到西藏的大部分茶叶都用竹鞘(竹子上的皮)紧紧地包着。七个装成一管,又叫“七茶”,一包30或36管,100~120公斤。在西藏,一包茶叶可以卖到70多两银子,而在丽江市场,价格大约是20到50两银子,或者78两银子,几乎是原来的十倍。

然而,丰厚的利润并不是商队继续沿着古老的茶马古道跋涉的唯一原因。“我们曾经调查过一个商队。不走古老的茶马古道,他无事可做。他在村子里走来走去,感到无聊。过去,他们看到这个村庄的另一个村庄发生了变化,这是一种生活方式。”陈宝亚说,“这种生活方式慢慢消失也很遗憾。”

茶奥网精选文章《茶马古道:征服世界屋脊的文化之脉》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奥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aaowang.com/705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文章投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