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需要中国茶文化的价值

“一带一路”需要中国茶文化的价值

金融对话《我们的记者潘英丽》2000多年前,沿着马古道,中国茶从中国西南部开始,通过马帮送到亚洲和欧洲国家。它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从只有贵族才能享用的奢侈品到普通人餐桌上必不可少的生活饮品。在历史记忆中,中国茶不仅是一种饮料,还承载着古代丝绸之路上经济文化交流的外交使命。中国古代文明是以茶的形式流传下来的。

随着历史的发展,开放的中国再次面向世界,中国发起的“一带一路”倡议赢得了沿线国家的认可。在这个大和谐时代的背景下,从资本的角度来看,中国销售的商品越来越多,经济回报也逐渐回归到过去的长期优势,家庭和国家的旧情怀却不见了。经济繁荣远远快于文化进步。

一个成长中的大国不仅应该有经济利益,还应该有文化贡献。我们不禁要问:在注重经济效益的同时,应该用什么样的具有生命力、质量、丰富内涵和中国文化符号的商品来更好地提升中国的文化软实力?茶叶作为中国几千年的主导产业,它的当代价值是什么?

本期《金融洞察》第《对话》栏,普洱茶价值基准的制定者云南大邑茶叶集团董事长吴袁志先生应邀与北京大学全球互联互通研究中心主任翟坤教授进行了深入对话。对话中,双方从不同角度讨论了中国茶文化美元的资源开发问题。

探索中国的饮酒与复兴之路

翟坤:我们知道中国茶早已闻名世界。从古丝绸之路开始,茶叶就占据了中国出口商品的大部分。中国茶作为一种饮料,经过各国交流需求和友好交流,谱写了人类历史上辉煌的篇章。“一带一路”倡议也植根于和平合作、开放宽容、相互学习、互利互惠的丝绸之路精神,也是其强大的生命力。你如何看待中国茶的历史价值?

吴袁志:让我简单介绍一下中国茶的简史。茶树在西南地区默默地生长了几千万年。五千年前,神农因茶叶药效作用的发现而成为药材。3000多年前,四川的一些人开始向朝廷进贡茶,当时茶是一种食物贡品。后来,人们发现茶煮的汤味道鲜美,提神醒脑,并慢慢发展成为日常饮品。西汉时期,西南地区的老百姓开始喝茶。自秦朝统一中国以来,茶叶已经开始离开云贵川。到三国时代,茶已经传播到长江以南。唐朝开创了中国茶业的大发展,尤其是陆羽,他开创了中国茶道,把喝茶提高到“品茶”的水平。到了宋代,武术受到压制,文学受到重视,茶正式进入艺术殿堂,逐渐成为一种民族礼仪和时尚。现代泡茶技术起源于明朝,一直延续到今天。民国时期,勐海大邑茶厂是第一个打破传统手工泡茶的工厂,也是第一个用机器泡茶的现代工厂。

在亚洲,日本和韩国的茶叶在唐朝由中国运输。在欧洲,英国喝茶的传统首先是由葡萄牙公主带到英国的。由于茶叶不是英国生产的,英国长期以来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茶叶进口国。1784年,美国特种商船第一次渡海到中国带回茶叶和其他材料,进一步推动了饮茶习俗的兴起和茶叶贸易及茶文化的发展。

纵观茶几千年的发展,中国茶不再仅仅是一种饮料,它早已植根于人们的物质和精神生活中。一方面,它可以与宗教哲学“禅茶味”对话,另一方面,它可以伴随着“秦、齐、字画茶”,另一方面,它可以作为

吴袁志:与过去不同,我们传统观念中的政府和企业的分裂正在消失。过去,企业只是做生意,主要是为了赚钱。然而,现代企业也开始追求全社会的生态、和谐和非经济关系,更加强调社会责任。国际上有《企业社会人报告》,它通过整合企业的社会功能、商业行为和其他活动来考虑企业的社会价值。因此,应该更全面地看待现代企业。换句话说,在发展过程中,企业不仅要追求眼前的利益,还要融入社会的整体发展趋势。当然,企业家的首要任务是尽自己的一份力量,然后重新认识自己的位置。从商人到企业家,从个体企业到社会企业,都需要一个过程。

茶是中华民族的饮料,复兴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的生活方式将得到恢复。近年来,喝中国茶在日本和韩国越来越受欢迎,东京也相继出现了专门经营中国茶的茶馆。许多年轻人喜欢在茶馆里享受中国茶的优雅。在韩国,复兴茶文化正成为现代韩国人的生活水平。然而,在中国,年轻人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咖啡馆里,在那里他们会遇到朋友,并举行商务会谈。如果这些活动发生在类似的“总统茶室”或“大邑茶苑”,让茶产品再次成为人们的精神爱好就是中国茶文化的复兴和回归,这需要现代茶业的社会责任和传承中国茶文化的茶道的共同努力。

我们也应该看到茶和咖啡之间没有界限。人们喝咖啡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们还没有提供更好的茶环境和更健康更丰富的茶产品。如果茶饮料的发展、茶用户商业服务的推广和茶产业配套设施的改善得以完成,那么中国人回归茶的氛围只是时间问题。有一天,这种更面向年轻人的茶园模式将回归年轻人的日常生活,这也是茶道文化的延伸。

“一带一路”为中国和沿线国家创造了巨大而持久的经济机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与中国经济高度互补。大邑也非常重视这些国家之间的经贸合作。合作本身符合我们推广中国茶的初衷。几年前,大邑在东亚的韩国、东南亚的马来西亚和泰国制定了计划。去年年底,它还发起并举办了中国-东盟企业家论坛。其目标是在中国和东盟之间建立一个商业合作平台,甚至延伸到亚洲企业。通过这个平台,它将不断促进中国企业与亚洲企业之间更多的合作与发展,同时让中国茶道文化在更广阔的区域得到传承和发展。

宽容是亚洲新商业文明的特征

翟坤:当谈到茶文化的回归,它与茶道密不可分。自唐代举行茶道以来,一杯清茶就承载了中华民族一千年的优雅。茶道深深植根于佛教和道教,但它与世界上人数最多的基督教没有交集。我们怎样才能让中国的茶文化成为全世界的口味?此外,茶很清淡,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到达米卡。这种轻快的步伐似乎与当前的快餐文化不一致。如何让更多的人接受这种生活方式?

吴袁志:茶道文化反映了当今社会的价值。很自然,基督徒群体不可忽视。大邑是中国第一个推出“茶道中的基督教精神”和“茶桌旁的圣经”的人。它让牧师们爱上了茶,目前正在教堂里得到提升。这被认为是对基督教中国化的有益探索,也是茶文化领域的重大突破。此外,我们还编写了茶道文化教材,并选择了安徽农业大学(安徽农业大学)开设茶道课程。起初,我们感到不安,因为我们无法招收足够的学生。因此,入学的学生人数

此外,茶是中国的象征,代表中国的需求,正如星巴克代表欧洲文化进入美国,成为美国咖啡文化。这种文化必然代表一个国家的思维方式、品味和时尚。因此,茶产业非常特殊。据我所知,中国茶的商业模式并不像美国那样被大肆宣传,而是默默地走着,“如果你得不到我的心,你也不会得到我的心。即使你得不到我的心,我也不会得到我的心。”这就是亚洲精神的内涵:左手做慈善,而不是右手。茶需要仔细品尝,只有品尝到一定程度,才能普及品味、品味和真正品味的精神境界。就像大邑制作的茶杯一样,茶杯里装满了有益的东西,苦中带甜,体现了亚洲人独特的个性。

如果商人以利润为出发点和手段是错误的,我们应该更加重视新的亚洲商业伦理,这是我们从前辈那里继承的西方契约精神。这一商业规则所产生的新商业文明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一个物种与另一个物种结合后的新优势,如新格式、新认知、新要求等。

文明不是其中之一,也不是绝对的、简单的和意识形态的。就像当时欧洲人带给美国人的商业道德是建立在清教徒精神的基础上一样,它被总结为拼命赚钱,拼命存钱,过着节俭的生活。这个概念一直影响着美国的商业道德。亚洲需要一种新的文明,这种文明需要与中国儒、释、道精神相结合,成为中国人的财富和传承观。

我们在古老的文明中加入了新的商业理念,并结合起来产生了新的经营模式、新的道德标准和新的判断标准。它使我们能够向西方学习,关注合同,并很好地处理村庄之间的关系。这应该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当许多文明在全球化后发生冲突时就会出现。

我认为“宽容”是新商业文明的特征。它必须首先包容彼此,接受彼此的缺点,接受彼此的差异。“一带一路”使中国能够赶上一个好时代。我们可以接受咖啡和茶,但是年龄越大,我们越喜欢茶,越喜欢中国的味道。我相信中国茶的宽容精神将体现更好的文化软实力。当然,东西方文明的结合需要一定的时间。当人们与事物联系在一起时,生活就像茶,茶成为文明的载体。

翟坤:大邑是一家生产普洱茶的现代企业。普洱茶在茶马古道上有着悠久的历史。大邑生产基地位于普洱茶主产区西双版纳勐海县。自古以来,大邑就有丰富的泡茶技术。从你刚才提到的亚洲新商业文明的角度来看,大邑将给社会带来什么新的商业价值?

吴袁志:大邑成立的时候,正处于国家危机之中。许多国内顶尖知识分子来到西南边境躲避战争。大邑的创业团队来自那些带着先进设备、技术和国家使命的知识分子。民国时期,大邑的主要职责是拯救国家和生存。新中国成立后,大邑成为国有企业,主要为国家出口创汇。迄今为止,一个开放的中国已经融入世界格局。重组后,最大的好处将是以商业方式与世界级茶叶企业竞争。大邑77年的发展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民族茶时代、普洱茶时代和今天的大邑时代。

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大邑已经成为当代普洱茶产业的创始人,普洱茶价值基准的制定者,国家普洱茶配方的保密单位。它也是微生物泡茶技术的发明者。20世纪70年代,大邑发展了堆发酵法。经过团队多年的努力,微生物益生菌将在今年年底用于泡茶。这项技术基本上代表了世界最高水平。在茶道方面,大邑采用最专业的茶道班、文学学校和茶道学校来传达va

茶奥网精选文章《“一带一路”需要中国茶文化的价值》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奥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aaowang.com/3700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文章投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