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啜一口茶,微苦,那是心中的滋味

轻啜一口茶,微苦,那是心中的滋味

北方每人都有江南的软梦吗?在长江以南的春天,有柳树和黄鹂,细雨和烟雾,还有西湖龙井。绿茶的清新是江南女性的品味。

《茶经》,绿茶的香气也在中国的时空中传播。

长安红而嘈杂,般若心香而宁静,斜阳莲影,清水清茶。在迎接新年的时候,在渭水畔的扶风福门寺的地板上阅读佛经和喝茶的时候,不要忘记给远方的朋友送一个ou。

这是一个美丽的春天。这位才华横溢的女士千里之外送来了一杯幽香的茶来迎接新年。它可能是紫阳茶或五子仙号。大唐一定有凉风,北宋一定有明月。今年春天,我更加怀念江南的龙井茶。

那年春天,当人们挤在桥边的寺庙里敲钟许愿时,我悄悄地离开了,穿过桥,来到了长江以南的一个小镇,那里的普通游客是不会光顾的。

踩着岁月的绿石板,拂动沧桑的灰色瓦墙,听着远方的钟声和鼓声,我感到非常宁静安详。转向一个街角,几个老人今年春天悠闲地喝着龙井茶。我被老人无忧无虑、自适应的天性深深吸引,想到了陶渊明的天堂。到目前为止,江南小镇的宁静和老人的安宁已经成为我晚年生活的理想写照。老人手中的那杯龙井是我最想要的一杯茶。

# # #

轻啜一口茶,微苦,那是心中的滋味

似乎每个真正性情的北方人都有一个终生难忘的江南梦。在饮茶者的江南梦里,一定有豆香味。为了安慰我的江南梦,我总是在春天要茶和龙井茶。

晨歌:我有强烈的江南情结。青岛人每年春天都去杭州要茶和龙井。龙井茶有西湖茶区和浙江茶区。我几乎参观了西湖龙井茶区,不仅是为了龙井茶,也是为了西湖。

我最喜欢雨中的西湖。我一直觉得听西湖的雨很愉快。这也是一种非常醉意和美丽的愉悦。在杭州的那些日子里,我经常煮一壶茶,坐在窗边,静静地听雨水敲打窗棂的声音。雨声清脆细腻。茶的清苦与雨的甘甜、湿润和清澈的香味相匹配。细雨蒙蒙,轻舞飞扬,烟霞如幻。当灯暴露在雨里时,我只觉得世界上的一切都不会在雾蒙蒙的雨里。

我喜欢在雨中漫步西湖。从屈原的风和负载到柳浪中鸣啭的声音,湖慢慢地在水中漫游。湖面上点缀着雨幕,像淡靛蓝一样,依稀可见。脚步撞击石板的声音和细雨,像一首悠扬的古老金曲,把我带入了梦幻般的诗境。在这个时候,我总是回过头来凝视,只是在寻找那个拿着油纸伞从戴望舒《雨巷》走出来的“紫丁香一样的女孩”。

轻啜一口茶,微苦,那是心中的滋味

现在是梅雨一个接一个落下的季节。酸梅应该在潮湿的树枝上成熟。”空气吹拂着绿色的田野,梅雨洒下芬芳的田野.”江南多雨,梅雨洁净芬芳的田野,就像梦或幻想,总是让人放弃和珍惜。

三年前的春天,京清河去杭州喝龙井茶。他的优雅和含蓄也让他回忆了一会儿。他总是被那次美妙的经历迷住。

曲径通幽,夹杂着花生树,通往石峰山脚下碧水环绕的龙井村。一条小街,街上到处是白色的墙壁和绿色的瓷砖,檐角高大的建筑带有浓郁的江南风情。每扇门前,茶农们都在忙着炒鲜绿色茶叶。整条街都弥漫着花香和樟树的香味,茶的香味更浓了。

一路来到龙井村61号院。一对老夫妇正在煎茶。老人79岁,老妇76岁。他们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罐子。这两个老人看上去泰然自若,在80度高温的锅里上下翻动茶叶。当景清河进来时,他们的女儿开始了

轻啜一口茶,微苦,那是心中的滋味

安静舒适地坐在竹椅上,啜饮龙井茶,闻起来很香。俯瞰狮子峰,群山葱茏,古树参天,山风习习。那一刻,他说他真的理解东坡先生的意境“从来没有像漂亮女人那样喝杯茶”。

这位老人炒茶已经60年了。他说龙井茶是最香的茶,只能用手和经验来炒。机器不能油炸香味。也许许多年后,传统的龙井茶炒制工艺将真正成为历史,或者仅仅停留在商业表演上。茶闻起来很香,但是煎茶的过程非常苦。一小口龙井茶有点苦,这是茶农心中的味道。

龙井茶的香气是一种醇厚的豆香味,与口感相似又不同。也许这就是龙井茶的香气和神韵。在西湖的岸边,那里的山都很美,石峰山下有一片片的茶园。小溪里满是径流。茶树总是处于“无雨、无山、无云、无水、无阴”的生态环境中。沐浴在浓密的山风、湿气、花香、樟脑香和青草香中的龙井茶怎么可能每天只有一种香味呢?一片叶子凝结成千上万种香味,这可能是茶的概念。

茶奥网精选文章《轻啜一口茶,微苦,那是心中的滋味》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奥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aaowang.com/21327.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8月22日 下午4:23
下一篇 2022年8月22日 下午5:2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文章投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