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溪茶道逶迤

“水见三湾,寿与福;一时兴起,茶很丰富。”这是一句关于自然风水形象的谚语。用它来诠释武夷山的自然景观是最合适的。三种元素的结合让我们一目了然:溪流、人类住区和茶。这三种元素构成了武夷山养育成千上万人的重要资源。1989年该县改为武夷山市后,其前身崇安县虽然失去了古城的名称,但仍能从崇西蜿蜒的海湾听到母亲河对国家的诉说。重安是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重安之所以高是因为武夷山,也是因为武夷和水的总和。崇安因此钟灵郁秀和吴傅敏安真的对应于谚语中的美好愿景。

半个国家有42种茶

武夷岩茶是五福的资源之一。这座古城之所以被称为“金崇安”,是因为崇安古城的优势在于武夷岩茶和“黄金”一样珍贵。崇安产品的丰富、生活环境的宁静和社会形象的和谐,都是崇安乡土、大众、金融、自信精神在古城的体现。仅仅成立了1000多年的崇安,可能没有“下四国政府”富裕。然而,长期安居乐业的前景太长,不能成为闽北县中的第一位。崇安占地300多平方英里,四周群山环绕。它非常孤独和封闭。唯一的崇溪河从北向南流淌,汹涌澎湃,开辟了许多领域。崇安县的岩茶和红茶就像“黄金”,从那以后就一直在山那边耀眼夺目。崇安的“黄金”是武夷岩茶和郑山小红茶,它们一直以来都受到各国市场贸易的高度推崇。这些珍贵的茶叶在崇西经历了几千年的沉浮,在船只和木筏上经历了几千个波浪,在去往茶香的路上经历了几千个金银。茶叶沿着崇溪河流下,聚集在涧溪河。他们被运送到闽江。成千上万满载的船只驶往竞争港口。然后他们登上外国船只,进入其他国家的外国领土。因此,“金茶”是由茶商从茶道水道带出来的。“金崇安”的银钱全是茶商赚回来的。

当我们谈论武夷岩茶之王大红袍的传说,以及毛泽东给尼克松“半个国家四十二杯茶”的故事时,武夷茶被推到了稀缺最昂贵的高度。因此,武夷茶积累的财富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只要你今天去崇西路一趟,听听崇西海浪仍在耳边回响的声音,摸摸崇西路两边悬崖上渔民挖的臼窝,看一看古闽赣路山口上死去的商人无名墓碑的荒凉,你就会意识到阿津崇安与水路的安全繁荣、茶船的沉浮和陡峭的石桥密切相关。

武夷山人居大师

南苑岭位于武夷山以南。因为山被水覆盖,崇西对岸的府渡口成为守卫府驿道的战略要地,府驿道是穿过崇安县的唯一途径。双门古庙位于南苑岭东侧半山腰。我们从这里往外看。涌溪从北面流过。这条强大的河流向三股方向左右转向,形成了三个弯曲的大河弯。浅滩湍急,溪流咆哮汹涌。一旦进入深潭,深竹竿就会下沉。这样的溪流风景让伟大的王峰充分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幽雅的云雾山藏在九曲河出口的海湾旁。向西北望去,一根石柱矗立在伟大的王峰对面。在天空下,它是壮观的。崇西河到达南苑岭脚下,船只停泊在海湾,自然形成一个码头。现在这个因码头而繁荣的村庄被称为双门。除了离开一片茂密的水口森林,还可以看到每年第一个月14日在这里举行的庙会。寺庙的正殿挂着一块匾,上面写着“武夷山正殿”。“武夷栖居大师”的头衔真的很有意思:为什么人们把这片水土确立为“武夷栖居大师”的管辖范围

万里茶道的起点与崇西路紧密相连。崇西河运输业在民国变得更加流行。在“武义府之主”的保护下,自清朝以来,崇禧一直在江面上游来游去,双门河港一直在安全地运水。双门古晋有几栋小木屋,散落在水口森林茂密的杂草中。小木的上下两层都有人居住,用来加工和储存武夷茶。清末民初,崇禧路非常繁忙,许多在双门码头停泊船只休养的商人都会来到双门木楼客栈住宿。木质建筑为客人提供了喝茶的地方。木地板是存放货物的面包店或仓库。建阳至崇安高速公路一开通,这两个大门就变成了一个角落里的小村庄,伴随着崇xi河水面上常年不断的波浪。

独一无二的武夷岩茶在摆渡人的笑声中随波逐流,融入傅姓、张姓、权姓、夏姓的贸易洪流中。黄金水道Xi冲成了财富之路,同时也让南苑岭沿岸的地理位置更加重要。南苑岭村的导游带我们爬上一个小山坡,看到一块刻有“吴仪战略守卫处”字样的石碑。导游说,这是对后代的提醒,南苑岭不仅面临崇西路的自然危险,而且具有军事战略的重要性。国民党福建绥靖公署主任蒋文鼎驻扎武夷山时,为了防止红军从南方进攻,他在兴村和南苑岭山路交界处建了一个炮台,用几门迫击炮和一营守军,与赤石镇派出所的派出所保持密切联系。今天,堡垒的遗迹仍在那里。南苑岭村正面临新区的建设。一些古村落和碉堡防御工事已经基本被摧毁。松树林中仍然只有这座山坡上的防御堡垒。后人担心这段充满烟雾的历史会消失,所以他们建立了这座纪念碑来给我们一个坐标来寻找战争年代的标志。

这座纪念碑承载的坐标故事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1934年,福建省国民政府为满足防御战略的需要,修建了简阳至崇安高速公路。当穿过南苑岭时,一座桥最初建在小溪上。然而,11月底,前来福建担任福建绥靖办公室主任的蒋文鼎在视察崇安时,为了包围和镇压闽北红军,阻止红军大举进攻崇安县,并强行拆除桥梁设置了一个过境点。到1935年,公共汽车渡轮建立起来了。从建阳到崇安的所有公共汽车都乘渡船过河。下渡船后,汽车在大厦新建的高速公路上行走。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武夷之主”并没有表示感谢,也没有保护朱仝第三战区的福建军队。1942年夏,顾朱仝领导下的国民党第三战区的士兵和军车从上饶撤退到福建,被迫向崇西洪水过渡,造成了翻船事故。军用车辆和士兵被洪水冲走,淹死了许多人。这场意外的灾难挫败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势头。1946年,国民政府修建了九曲大桥,第一条省道沿崇西西岸武夷山北行,顺利进入崇安市。大厦公交轮渡不再使用,双门古井轮渡渐渐变得寒冷而寂静。

交通繁忙

“南(岩)茶、北(白)米、东(冬)竹笋、西(溪)鱼”一直被认为是武夷山的四大特色。事实上,这里远不止这些,包括松杉、竹子、纸张等。崇安地理位置封闭,货物流通顺畅,山路崎岖,运输困难,劳动力成本高,采用漂流是武夷山对外货物运输和货物贸易的主要方式。从西溪、酒曲、黄白、梅溪聚集在崇西的物流商品都依赖于运输工具

崇安黄金水道受自然灾害保护的地方是崇西河下游的峡谷腰,这是最危险的水道。那时,峡谷腰部的天然屏障、船只使用的竹筏以及那些回到闽江以北的竹筏,都是从沿海城市收集的珍贵材料,包括丝绸、白糖、珍贵水果、五金和珠宝。也有许多商人带着大笔钱来到武夷山购买当地产品和岩茶。他们很富有,并有船夫(也叫梅娘,因为他们美丽的外表)陪着他在水路上,吸引强盗出没在这里。武夷山的一句俗语是:“你去赤石街做爱吗?你去兴村街赌博吗?你口袋里没有钱!如果你没有钱,不要惊慌。如果你决心突破峡谷的腰部,船上会有很多钱。”据说土匪和土匪凭着他们的勇敢和勇气,利用峡谷腰部的天然屏障在河里抢劫天然屏障,没有前进或后退的希望。为了挽救他们家人的生命和财产,通常掌管这艘船的商人不得不放弃他的钱来减轻灾难和对付强盗。传说中,跟随这艘船的下级政府的一些船夫擅长自卫。只要强盗们上船摸她,他们就进行气功针灸。当强盗被她抓住时,他们崩溃了,屈服于死亡的洪流。穿过狭窄的峡谷就像李白的经历,“河两岸的猴子不会唱歌,独木舟穿过了万重山”。茶商周吉顺利进入兴田古镇宽阔的水路。

兴田驿站

兴田古镇自南宋宝卿三年(1227年)以来一直是茶商水路的驿站。政府在崇安县(现武夷山市)设立的三个重要邮局是:兴田水马邮局、昌平水马邮局和分水关邮局。除了分水关驿站之外,兴田水马驿站兼具水和地的优势。它不仅配备了10艘木船和100名船夫,还配备了8匹马、5头驴和100名船夫。据清代《福建通史》年记载,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和雍正九年(1731年)只剩下兴田驿站,这表明兴田驿站作为历史上各郡的重要通道。崇Xi路连接兴田义路。无数珍贵的武夷茶被源源不断地运出武夷山,途经梅溪、兴村、赤石等产茶地区,直至沿海贸易。作为回报,无数的财富被交换了。万里茶道起点的黄金水道,连同沿途的停靠站,承载着武夷山的丰饶,水永远流淌。现在交通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崇禧茶道曾经蜿蜒曲折。今天,只有重阳河广阔清澈的水域被茶的香气所覆盖。武夷山茶商走过的数千英里的水路仍然激励着后代去思考绵延数百年的茶道。

茶奥网精选文章《崇溪茶道逶迤》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奥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aaowang.com/532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文章投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