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

繁荣使茶产业繁荣。

茶史上的每个转折点都与一个时代的兴衰密切相关

20世纪90年代,台湾海峡两岸的文化交流越来越繁荣。一群台湾茶爱好者的意外来访打破了贡茶故乡沉睡的“魔咒”。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一群群喝茶的人蜂拥而至,生产出一个又一个经典产品,共同开启了普洱茶的名山古树时代。

陆丽珍无疑是早期开发义武两岸三地的著名茶商中的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人物。

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

从1994年到2004年,这是值得纪念的十年。因为它不仅拉开了“义乌茶复兴”的帷幕,而且使整个洱茶从一个大工业时代向一个名优古树开花、名优企业相抗衡的个性化时代过渡。

但是为什么是易武呢?易武是如何成为当今茶爱好者的共识的?

没有人比陆丽珍更适合回答这个问题。

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

易武的复兴始于对历史的共同理解。

历史经常被事故改变,事故往往包含一定的必然性。

回首今天的历史,人们常常把时任台湾茶会主席陆丽珍和包括曾志贤、陈怀远在内的20多名台湾茶人视为1994年易武复兴的重要象征事件之一,当时他们进入了六大茶山的“朝圣之旅”。

因为这一事件后,越来越多的港台大陆茶商来到义乌,这促进了义乌的繁荣,也为普洱茶的复兴奠定了基本的认识。

看似出乎意料,但实际上是合理的。这是因为台湾茶人对易武的痴迷并没有持续一夜。

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

20世纪80年代,台湾掀起了普洱茶热。随着20世纪90年代香港茶馆的清理,宋品、傅常远、童清、童星.这些品茶开始进入台湾的茶圈。

在这个过程中,台湾茶叶制造商慢慢开始发现一个共识,即33,354级茶,几乎全部是义乌茶。

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

“云南不可能只有易武有好茶,其他地方也会有好茶,但我们去那里只是因为‘因果报应’33,354。我们以前收集的品茶基本上都是来自义乌。”陆丽珍说。

“甲级茶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放了这么久,它仍然美味迷人。然而,未来没有像甲级茶这样的生产方法,这让我们感到非常遗憾。”

20世纪90年代中期,普洱茶的许多基本概念还没有得到澄清。

在时任宜武镇镇长吴郑锦先生和副镇长李建能先生的带领下,陆丽珍找到了原宜武镇镇长张毅先生和仍在宋品豪生活的老主人张冠寿先生,探索传统技术的恢复。在他们对品茶的回忆中,20世纪90年代第一次出现了33,354种泡茶方法。例如,以野生放大树茶为原料,传统手工制作石墨饼压制工艺,传统大哥黄竹叶包装.

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

什么比烤绿色更好?晾干需要多长时间?促进转变需要多少松动?

这些现代制茶者已经掌握了泡茶过程的细节,但事实上他们也从零开始经历了开拓性的探索。

“你说这很难,也不是很难,但要抓住这一点确实需要一些时间。经过多次调试,我们也慢慢找到了原点,起初我们并不十分理解。”

“事实上,回顾当时刚刚制作的《甄春雅豪》,用目前的标准来看,很多细节仍然不能满足要求,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它会有它的一席之地。”

今天,我们将把“珍春雅豪”作为益武茶的代表产品之一,不仅因为它来自益武,也因为它让习惯于在大型国有工厂泡茶的饮茶者重拾建国前“——级茶”的泡茶理念

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

“真正的优雅”之后是“时尚”、“一场”、“绿树”、“叶静”、“一片树叶”、“一郑武山集”、“一吴老树圆茶”.等等,所有这些都汇集了精彩的独奏曲,最终成为了易武复兴的交响乐篇章。

当然,这是我们十多年后的总结。

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

2000年后,易武河和班章逐渐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越来越多的港台茶商和广东茶商在市场的驱动下,前往当时逐渐衰落的大型国有工厂订购山顶茶产品。

当时,许多习惯了勐海和下关的重味的人仍然对宜武茶相对清淡的味道持怀疑态度。

然而,陆丽珍对义乌风味的迷恋有其自己的看法。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在饮茶的最后,质量要求实际上是两个字——都很精致。”

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

“就像古人形容好茶是甜的、甜的、滑的、稠的和重的。今天,中国茶和云南茶都是一次一座山。每个人对每座山的审美都可能不同。但是,如果我们说它符合传统的审美要求,以精致为要求,那么在许多生产领域中,从美学的角度来看,《艺武》可能更符合这一点。”

“但当你对茶汤没有共识时,谈论它将成为一种隔阂。”

“我的建议是多喝点,少买点。多喝少买,多比较。”

“我常说,茶不怕缺点,但不怕没有特色。只要它有魅力,它就是好茶。”

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

“喝茶对我们来说是一件非常放松和舒适的事情。目前,很多人压力太大,不能喝茶,这绝对不是中国茶的发展方向。但是每个人都是这样玩的,所以我们必须考虑如何发展它。然而,没有必要担心这个过程。我们会比较并慢慢要求一些东西,自然我们会调整。”

“易武的复兴不是一代人的事。这是几代人共同努力的结果。”今天在义乌,我们期待着就可持续发展达成共识。

20世纪90年代以前,市场上没有高山茶的概念。

台湾的先行者建立了市场对名山古树的基础知识,并试图恢复传统的普洱茶工艺。此后,越来越多的茶商和茶叶企业涌入,越来越多的名山被发现。

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

虽然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产品研发重点,但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生产重点偏好。然而,义乌已经是一个每个普洱茶企业都不能视而不见的领域。

从建厂到“包树”,从大型资本运营到个人爱好者,几乎所有的茶叶公司都必须来义乌插旗。易武已经成为所有茶叶企业的共识。

不像陆丽珍和其他年初来过义务兵的人,今天的义务兵已经不一样了。

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

然而,如果历史能够恢复,陆丽珍说,他希望他能从长远来看想得更多。

“当年我来到易武的时候,当我看到它很悲伤的时候,我很冲动,觉得易武就像被抛弃了一样。作为喝茶的人,我们只想让它恢复往日的光彩,让人们进来,让钱进来,把茶泡好,改善当地人的生活。想法就这么简单。”陆丽珍说。

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和钱涌入,易武的隐藏问题也越来越多。例如,每年的市场销售额远远大于实际年产量,而一些微生产地区的价格更高.

“但事实上,在所有问题中,我们真正关心的是生态是否已经被破坏。”

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

“茶树可以活几百年。这是什么意思?说生态是健康的,所以它可以存活数百年。

然而,我们已经看到许多树,保护的结果是挂了,所以这些树不移动比移动它们更好。让这么珍贵的东西挂掉对你来说是一种罪过,不是吗?”

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

“不要等到这些茶树将来都消失了,我们会再次想念它们,为时已晚。因此,我经常告诉茶农,我说你不能从你的儿子那里赚到你所有孙子的钱,你应该留一些给他们生存。然而,当地的少数民族普遍非常尊重大山。最可怕的是,如果商人这样做,他们会很麻烦。”

“最害怕的事情是等到你后悔想要重新开始,却永远没有机会的时候。”

“我们今天在谈论历史。易武过去有很多辉煌的历史,但现在我们必须考虑如何继续下去。泡茶有更多的长期计划和考虑。这不是一代人的事,而是一生的事,而是代代相传的事。”

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

结束语

在易武深厚的历史中,1994年至2004年是意义非凡的十年。

然后在2005年,一家名为“时间知道味道”的茶叶公司成立,并开始深入义乌。在它成立之初,他有一个明确的野心,即——年让“岁月知味”成为一物茶的代名词。

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时间和品味一直在探索和实践对当地条件、原材料、工艺、贮藏等的一系列认知。这使它值得成为义乌茶叶的先驱、探索者和标准制定者。

向易武致敬是对普洱茶“根”的尊重。今年,《时代与品味》正式推出年度主题产品——,“向易武文艺复兴之光致敬”。

用这种茶,我要向每一位经历过这个时代的先行者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正是他们在黑暗中摸索,无意中点燃了火花,汇聚成光,照亮了整个未来。

茶奥网精选文章《专访吕礼臻:致敬易武,是茶人的共识》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奥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aaowang.com/4313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文章投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