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人与禅宗

茶人与禅宗

茶人和禅宗

南方宗奇是安图桃山时代(1573 ~ 1598)的茶人,也是日本茶道大师森·宗彝·居士(1522 ~ 1591)的弟子。南方宗奇编著的《李刘秀茶道秘籍》《南坊录》(《南坊录》是森无理奇弟子南方宗奇撰写的《李秀茶唐川书》)。它分为七卷,包括《睡书》、《会议》、《棚》、《书院》、《桌子》、《墨经》和《灭绝后》。虽然学术界和茶道界对作者南宗启本人和《南坊录》的完成有许多疑问,但理解森·诺·理奇的茶道理论仍然是一本重要的茶书。在这篇文章中,作者介绍了他的老师森·诺·理奇在酒井南宗庙纪云安茶会上的一句历史名言。这篇历史评论是以南方宗奇提出的问题和孙立基的回答的形式展开的。“一般来说,茶道是以‘桌子’为基础的(最初是指一套带有一系列正式茶具的茶具脚手架,如风炉、勺子、盖子、水和水手指)。然而,师父,你经常告诉我们在茅屋喝茶更放松。这是为什么?”听了这话,森野理奇慢慢张开嘴回答道:“小茅草屋里的茶汤首先以佛教为修行的基础。注意茶室的排场,追求美味佳肴,是世俗的举动。房子可以避雨,食物可以减轻饥饿,这就足够了。这是佛陀的教导和茶汤的初衷。所谓茶汤,包括打水、拾柴、烧水、点茶、供奉佛祖、送人、饮酒、插花、烧香,都是修行佛的行为。至于细节,我们应该自己考虑和研究。”

自古以来,这句名言就广为人知,生动地传达了森诺·理奇倡导的茶道精神。森诺·理奇(Sen no Rikys)的高祖山烧开二世(1544 ~ 1590)基于他20多年来学习茶的个人经历,编辑了《茶道秘籍《山上宗二记》》(《山上宗二记》)是梨树弟子山烧开二世(1544 ~ 1590)写的《名物录》,以及描述森诺·理奇茶道的茶汤书。当军事指挥官丰臣秀吉袭击了原奥德市时,丰臣秀吉皇帝割掉了他的耳朵和鼻子并处决了他。)《山上宗二记》说:“茶汤的风采在于禅。”或者:“茶汤来自禅宗,所以它取决于禅僧的风格。珍珠和秀都是禅宗的宗派。”这个故事告诉所有喝茶的人,茶和汤的方式起源于禅,所以喝茶的人应该遵循佛教僧侣的心情,并实践茶的方式。还列出了村田珠光(村田珠光(1423 ~ 1502),谁实践了这种精神身体,作为日本茶道的创始人。他曾经拜访过一个和尚,并参加了禅。后来,诺米,日本室町时代的合唱老师和画家,在室町幕府第八代足利义政周围任职,推荐他教非常喜欢艺术的足利义政茶道,茶道(茶道(1502 ~ 1555)是日本茶道史上的名人。继承村田珠光茶风格,并将其传承给弟子森无理。)两位茶道祖先。

一味禅茶、日本饮茶习俗的普及、茶文化的发展和茶道的形成,都源于禅宗森林中的“茶道”仪式和精神。留在茶道史上的著名茶道大师的创作精神和艺术修养,都来自于投身禅宗、参与禅宗实践和内省的经验和启示。在日本茶道圈,村田被誉为塔西佗茶的创始人,因为他在“四个半席位”的有限空间内创造了塔西佗茶,追求“一味茶禅”、“和平宁静”的无限艺术环境。村田珠光(1423 ~ 1502),室町时代的茶人,最初是奈良著名寺庙的和尚。后来他搬到京都,和大德寺的禅师伊秀一起学习禅宗。他以浓厚的禅宗风格开创了“点茶法”,被誉为“沱茶”的鼻祖。所谓“沱茶”是茶道流派之一,流行于桃山时代。塔西佗茶追求简单、朴素、平静、凉爽、安静的精神,与东山时代流行的“书院茶”大相径庭。它是由森·诺开发的

叶舞·绍欧(1502 ~ 1555)是室町时代晚期的茶人。他在村田珠光、宗臣、宗武大师的指导下研究茶道,并为“沱茶”奠定了实践基础,后来“沱茶”被转让给森野理治。《山上宗二记》还说:“陈涛和宗彝(李秀)把禅作为他们的主要原则。”这就是说,掌管“东山溪”的代治茶人(第八代室町幕府足利义政)命令擅长艺术和技巧的代治茶人“与朋友们”,即由侍者诺米(陈蓓湘道陈(1504 ~ 1562))创办的茶道学校之一,是来自代治的茶人和来自森野的茶师。他曾经向叶舞少尉推荐过“不要理奇”。),以及他的弟子森诺·理奇(Sen no Rikyū),都受到了“珠光流”茶道的影响,并将禅作为茶道的关键。《南坊录》作者南方宗奇出生于黛玉富商“阿瓦吉亚”,在当地禅寺春林宗楚学习。)修道包括“喝食物”(喝食物意味着唱歌和喝酒)。当僧堂进入寺院时,它向僧侣宣布寺院的内容和进入寺院的方法。大多数“饮酒者”是年轻的僧侣。),“藏主”(藏主掌管所有的藏人和寺庙,负责“读经读藏”掌管禅寺。),然后晋升到“第一个座位”(第一个座位是佛教寺院在僧侣们头上的位置。),被称为“青寿”,研究了森野里的茶道。

森诺·理奇(Sen no Rikyū)于天正十九年,1591年2月28日被迫剖腹产自杀。作为森不理奇的弟子,南方宗奇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难过。他将自己从前辈那里听到的茶道轶事编成了《沉默之后》(After Silence),一共完成了7卷《南坊录》。

鲁文二年(1593)2月28日,森诺·理奇逝世三周年,南方宗琦来到老师的灵前焚香献果,吟诵佛经,然后悄然消失。最后,没人知道他要去哪里。顺便说一下,我想提一个。据近几年的考证,流传到南方宗奇的《南坊录》内容中包含了很多后世制茶者添加的笔。《南坊录》有七卷。贞衡三年(1656年),在黑田东彦家族的家族官员李花实山发现了前五卷。1690年,鲁元从南方宗齐的后裔那武宗学那里得知,那武宗学复制了从其他地方获得的第六和第七卷,自称是“南方刘”茶道并加以传播。与此同时,书中九篇最“秘密”的文章被摘录到另一卷,再加上另外一卷,总共九卷一直流传到今天。

日本茶道先驱们不断赞美的“禅”到底是什么样的真实面目?首先,让我们讨论这个话题,这个话题对于理解茶和禅的关系非常重要。不用说,禅宗在日本茶道的形成和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认为更重要的是,禅宗不仅对日本伦理道德和精神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且对日本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禅宗以外的佛教宗派对日本文化史的影响基本上局限于日本日常生活的宗教方面。然而,禅宗的影响远远超出了这个范围。禅宗思想和禅宗文化已经渗透到日本文化生活的方方面面。说到“禅”,大多数人认为它深刻而难以接近,所以他们经常保持尊重的距离。当然,要真正理解禅的真正含义并不容易,但禅一直是理性人追求的目标。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禅宗信徒拥有真诚的心。许多在校学生和普通工人阶级积极热情地来到寺庙参加冥想会议。近年来,禅宗被视为东方文化的瑰宝,并被大洋彼岸的许多西方人所珍视。热衷于禅宗冥想的西方人的数量急剧增加。禅宗冥想的热潮方兴未艾,这表明禅宗作为一种打破西方文明窒息的全新意识形态武器,作为一种具有世界意义的意形态体系,正日益受到东西方的关注。

1976年10月,作为庆祝美国建国两百周年的纪念活动之一,我带领60名日本佛教僧侣参加了在位于纽约州卡茨山麓风景如画的比彻湖(lake beecher)的国际菩萨冥想大厅举行的国际冥想大会。那一年令人震惊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60名头戴竹帽、脚上穿着草鞋、肩上背着袈裟背包的日本佛教僧侣整齐地走出肯尼迪机场,表情严肃。这条鱼的出现立即吸引了当地美国人的围观。旁观者惊讶和感叹的声音仍然萦绕心头,令人难忘。专门抵达机场迎接日本禅宗代表团的美国禅宗信徒也表现出极大的尊严。他们“把手放在胸前”(把手放在胸前是禅宗的仪式之一,把右手放在左手上,然后放在胸前。),也就是说,他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敬畏地站着,用眼睛敬礼。虽然这只是日本禅僧日常实践中的一种常见仪式,但我不禁深深感到,这60名日本禅僧的禅意与美国人的热情息息相关。

来自美国、墨西哥、日本等国家的100多名代表有序地聚集在一起,在冰冷的雪花中举行为期一周的“心与心”会议,或“禅七”(Zen Seven),度过了一段充实而宝贵的时间。据我所知,这是第一次国际撤退。从那以后,日本和美国的禅宗僧侣已经参与了越来越多的禅宗交,参与者的数量也有所增加。很难预测它会发展成为东西方(包括日本)之间禅宗交流的新形式。

我将简要总结禅宗的本质和历史。这对于理解茶道与禅的关系非常重要。

瑜伽曾经作为一种宗教实践方式在古代印度很受欢迎。人们相信,这种练习的目的是平静地控制呼吸,最终达到统一精神,提高大脑的认知思维能力,增强身体素质,然后创造奇迹。这是瑜伽在现代女性中流行的起源。早在公元前6世纪左右,这种做法就已经被许多从业者实践和传播。释迦牟尼佛出家时也练习过。然而,释迦牟尼佛已经修行了大约六年,但他从未达到觉悟的目的。那么,释迦牟尼佛通过苦行不知疲倦地追求什么境界,为什么释迦牟尼佛从来没有得到启示?让我们一起回顾释迦牟尼佛的一生。因为禅的目的源于“释迦牟尼的意识”。

释迦牟尼意识上的文字是丰富的。接下来,让我们回顾一下释迦牟尼寻求开悟和成佛的历程,参考川岛千寻渡边先生写的《佛教》,他受到日本学术界的高度赞扬。

释迦牟尼佛传记有很多史料。例如,在《大藏经》年,有许多详细记载释迦牟尼佛生平的古籍和记录,但不乏混合的历史事实和传记记述。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所谓的佛传不仅仅是传达事实,也就是说,它类似于现代新闻报道。它是为了传达宗教历史事实而写的。换句话说,这本传记并没有脱离佛教的教义。归根结底,这是一本带有宗教色彩的传记。因此,即使我们在这样的传记中对待荒诞的谈话,我们也应该学习佛教提倡的教义和教义,即佛教的真正本质。

茶奥网精选文章《茶人与禅宗》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奥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aaowang.com/613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文章投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