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峻周和宁波茶缘

刘周俊1870年出生于广州。他出生在清朝的一个军人家庭。十几岁时,他和叔叔在杭州和宁波经营茶叶生意。几年后,他学会了一整套茶叶种植、收获和加工技术。19岁时,他与他人合作在宁波创办了一家茶叶厂。宁波茶主要产于思明山。刘周俊的茶叶厂生意兴隆,因为它的茶叶质量优良,生产工艺精湛。可以想象,作为清朝的一个臣民,刘周俊愿意离开他经营良好的茶厂,在清朝末期,当气氛还没有开放的时候去佐治亚。他雄心勃勃,想在国外开始职业生涯。

经双方同意,1893年夏天,刘周俊率领10名茶农和技术人员,从宁波北岸的轮船码头运送了数千公斤的茶籽和数万株茶树,踏上了前往佐治亚州的漫长旅程。他们穿过中国的东海和南海,马六甲海峡,印度洋进入红海,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历经艰辛,他们终于在1893年11月在黑海的巴统登陆。刘周俊带领茶农和技术人员前往宁波考察适合种植茶叶的高家梭山,并选择巴东郊区进行茶树种植试验。这一行动为宁波茶在遥远的外国繁荣发展谱写了新的篇章。茶园第一次试种面积达80公顷(1200亩),还建了一个实验性茶叶厂。

1896年,当第一份合同到期时,宁波茶农和技术人员如期回国。刘周俊应波波夫邀请返回宁波,招聘茶叶技术人员,购买茶树种子。第二年5月,刘周俊和12名茶叶技师带着家人来到巴统。有了第一阶段的经验,刘周俊和技术人员带领格鲁吉亚人开垦了阿扎里亚的荒山。三年后,茶园扩大到150公顷(2250亩),一个大型茶叶厂建成。就这样,宁波茶在格鲁吉亚生根发芽。

刘周俊在佐治亚州茶叶行业积累了多年的经验,他在1924年写道,尽管当地气候极其潮湿,但它能生产出比锡兰高的中等质量的茶叶。我相信巴东地区的茶业有着光明的未来。“为了改善茶叶种植业务,他建议“建立特殊学校,让对茶叶种植感兴趣的格鲁吉亚人在学校免费学习”。刘周俊的学生和茶叶种植技术员拉里娅·奥卡鲁科瓦兹(Larija Okarukovaz)在70岁时回忆道:“我们的中国朋友已经完成了教育每个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完成任务的职责。他们怀着极大的热情教我们学习格鲁吉亚重要的茶叶种植。到目前为止,格鲁吉亚人仍然习惯于称当地的茶为“刘茶”。

刘周俊和一群宁波茶叶技术人员在佐治亚州成功种植茶叶,引起了热烈的反响。1901年,俄罗斯农业部长埃尔莫洛夫和皇家领土管理局农业专家克林戈尔赞助刘军在皇家领土管理局任职,成立了卡卡夫皇家领土茶叶厂,由刘军·周亲自担任厂长。

刘周俊在皇家领土管理局服务了将近十年。根据宁波的茶叶种植和泡茶技术,他亲自负责包括育苗、培土、整体工艺、揉搓研磨和干燥在内的每一个过程。生产的茶叶香气浓郁,口感醇厚。1909年,高加索总督沃林佐夫和其他人参观了卡卡洛夫茶园,并召见了刘周俊,了解他的工作。由于刘周俊对佐治亚州茶业发展的贡献,刘周俊在1910年获得了三等“丹尼斯拉夫”奖章。第二年,在彼得堡举行的“俄罗斯亚热带植物展”上,刘周俊因其对俄罗斯茶业的贡献获得了表彰。

为了以身作则指导当地农民种植茶树,刘周俊在他的皇家办公室取得了成功,同时在巴东郊区建立了苗圃和茶厂。十月革命后,外国军队入侵。1918年春天,土耳其军队占领巴统,试图摧毁茶叶厂。刘周俊带领工人拿起武器保卫茶厂。刘周俊临阵退缩了。他说,我来自一个军人家庭,在军队工作。我会骑马和使用枪。敌人并不可怕。面对敌人时,他勇敢而足智多谋。他曾经坚持了两天两夜,击退了敌人。茶叶厂的所有财产都必须保留。后来,刘周俊在文章中写道:“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自豪地说,在内战期间,这是苏联领土上唯一一家从头到尾都完好无损的工厂。”

苏维埃政权建立后,刘周俊等宁波茶叶技术人员全力以赴,为格鲁吉亚茶业的发展而努力。刘周俊在佐治亚州生活了30年,详细研究了当地的自然环境,并与中国和日本进行了比较。他写道,巴统沿海地区的自然环境与中国福州和香港非常相似,气候与日本长崎相似。刘周俊又写道:“我是茶叶种植行业的创始人,有着多年的经验。”。当我听说苏联政权特别重视外高加索的茶叶种植产业,并决心认真发展这一产业时,我心里非常高兴。”

苏联政府非常重视刘周俊的集中工作和不懈劳动,并承认以刘周俊为代表的一批中国茶叶技术人员是佐治亚州茶叶种植业的创始人。刘周俊和其他中国茶叶技术人员在佐治亚州工作到1924年。1924年11月13日,刘周俊被苏联政府授予“劳动红旗”。

同年,刘周俊和一群茶叶技师回到了祖国。离开前,他给了阿扎利亚博物馆一个象牙雕刻的马鞍和一个象牙球。工会人民委员会向他表示感谢。

在阿扎里亚国家博物馆的档案中,刘周俊的照片仍然保存着。他的自传是在照片的两面用中文写的。另一边是一个关于他工作的故事。他写道:“请允许我向新建的阿扎里亚茶馆表示衷心的祝贺。愿苏联的建设事业扩大到农业大丰收,工业技术大成就,人民文化水平提高,生活幸福。繁荣,仿佛从太阳升起,越来越明亮。我衷心祝愿我心爱的阿扎利亚繁荣昌盛。这个地区的自然环境丰富而美丽。我对它的爱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我种植了数百万棵茶树、高大的棕榈树、橙子、竹子、柳树和美丽的金合欢树,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然而,这些都不能束缚我,也不能摧毁我重返祖国的思乡之情。

“回到祖国后,当我看到美丽的河流和山脉,娇艳的鲜花和水果,宁静的月夜和清澈的海水,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美丽的阿扎利亚。“刘周俊晚年定居哈尔滨,于1941年去世。他和宁波茶业技师在佐治亚州种植的茶叶得到了发扬光大。根据1957年的数据,格鲁吉亚的茶叶产量已达63,000公顷(945万亩),是前苏联最大的茶叶生产基地。人们沿着黑海海岸一路走来,会看到青山绿水,修剪整齐。他们将永远怀着深厚的感情回忆刘周俊和宁波茶技师对佐治亚州茶叶种植的贡献。此外,值得一提的是,2005年,国际自然医学学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Natural Medicine)承认世界上有五个长寿村,标准是每百万人中有75名百岁老人。格鲁吉亚有500万人口和2000多名百岁老人,是标准的五倍多。媒体对人们长寿之谜的探索在于格鲁吉亚人合理的饮食结构,这与他们爱喝茶有关。

乔治亚直到19世纪下半叶才知道如何种植茶叶,并于1893年正式种植茶树。这个日期是由刘周俊和一群到宁波种茶的茶叶技师计算出来的。现在,刘周俊在佐治亚州的住所建造了一座“中国茶叶博物馆”,以示对刘周俊领导的宁波茶叶技师的尊敬。

茶奥网精选文章《刘峻周和宁波茶缘》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奥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aaowang.com/7592.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7月6日 上午12:22
下一篇 2022年7月6日 上午1:2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文章投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