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逢知己,不亦乐乎?

茶逢知己,不亦乐乎?

在过去的一年里,北京有一种叫莫高的茶,或者叫高级茶粉。说白了,那是茶叶的碎片。

由于价格低廉,这种茶曾经深受底层劳动人民的喜爱。人们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满天星”。

茶逢知己,不亦乐乎?

如今,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高档茶很难找到。但是说到“宝贝的呼吸之星”,在老北京人那样工作之后,在年底,每个人都拿着一个大碗,一起啜饮着,聊着海风的快乐,仿佛它在我的脑海里仍然是新鲜的。

没有高档茶,也没有高贵或卑微的人。饮茶者的完美之处在于与合适的人喝一壶合适的茶。

茶逢知己,不亦乐乎?

郑板桥,清代著名的书法家和画家,喜欢喝茶,也非常讲究品茶的时间和地点。他曾经写了一首诗:“风フウカ无雨,阳光明媚,宁静祥和,翠绿色的竹亭婀娜多姿。我喜欢晚上凉爽的时候。我想要一壶新鲜的茶来浸泡松萝。”

四件美丽的事情,两件困难的事情,这首小诗可以说写了茶爱好者的心。只有当有好天气,美丽的风景,好茶,好客人和品茶的时候,一个人才能被认为是一种快乐。

茶逢知己,不亦乐乎?

欧阳修和诗人梅姚晨在宋代有着很好的私人关系。他们经常一起喝茶,一起写诗和唱歌。每次有新茶,欧阳修都必须郑重其事地喝,并与梅姚晨交流经验。

欧阳修写了一首诗《尝新茶呈圣喻》送给梅姚晨,赞美建安的龙凤茶:“晚上鼓声响彻山谷,成千上万的人哭着帮忙。一万棵树被冻住了,睡不着。只有这棵树先发芽。”没有朋友,品茶这个领域是无法描述的。

梅姚晨确实听到了山川之声,点头称赞:“欧阳翰林是最有眼光的,质量没有下降。”

苦涩的大海,爱与恨,我与你共享这杯。欧阳修的仕途持续了41年,其间他曾12次退居二线。然而,让这位知心朋友喝茶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诗人徐道辉没有欧阳修幸运。他曾经收到过珍贵的贡茶,但缺少一个能一起品尝好茶的知心朋友,所以他不得不悄悄地挂上陆羽的画像。

他说,“安静的房间里没有客人,平板电脑真的被陆羽卡住了”。然后,他就坐在茶室里,与这位有着500年悠久历史的“茶仙”交换杯中的真正味道。想想这件事既可笑又令人遗憾。

一千杯酒遇见知己,一千杯不醉,茶遇见知己,欢乐忘却悲伤。一起喝茶的人其实不必理解茶,但他们应该理解的是你喝茶时的感受。

什么样的茶不好,只要你喝得彻底,味道相同?

茶奥网精选文章《茶逢知己,不亦乐乎?》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奥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aaowang.com/109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文章投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