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曾向世界贡献至少三个概念词汇:茶、缎子、帆船

哥伦布发现了美洲新大陆,他在1492年11月1日的日记中记录道,他把前面的土地或城市误认为泉州。这一鲜为人知的历史事实一登上报纸,许多网民、泉州市民和泉州文史界就开始讨论。中国海外运输史协会副主席王连茂认为,哥伦布的探险正是因为他对刺桐港的向往。此外,泉州向世界贡献了至少三个概念词:,绸缎和帆船。

[热门话题]

公民网民

数百年后,外国人仍带着旅游记录在寻找刺桐港。

“我不认为哥伦布会被刺桐港深深吸引,只是在探索和航行时才发现新大陆!”陈女士在该市的一家公共机构工作,她说,虽然她一直都知道泉州在历史上的辉煌,但她对晨报的报道深感震惊和感动:原来,昔日的刺桐市魅力非凡,许多探险者聚集在这里,留下了许多作品。

这条消息也引起了许多网民的转发和讨论。网民朱迪·华回忆说,2002年她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她接待了一对70岁的美国夫妇,他们带着《马可·波罗游记》远道而来寻找东部最大的港口。为了让父母无怨无悔地回来,她咨询了泉州旅游业的高层人士,查阅了许多文件,从而领略了刺桐过去的辉煌。出乎意料的是,数百年后,仍有像哥伦布这样的人手里拿着旅行笔记寻找刺桐市。”刺桐港的魅力无与伦比,不可替代!”

文史界

Report见证泉州“海上丝绸之路”的辉煌历史

中国海外运输史研究会副会长王连茂表示,他在早些时候的文章《走近泉州读后感》中已经提到了早报关于哥伦布的报道。《走近泉州》是德国学者恩格尔特写的。中文版于2013年首次在泉州出版。这本书从德国人的角度讲述了泉州港占据世界最大港口地位400年的历史事实。

王连茂说,当哥伦布探索海洋时,他的行李里装着《马可·波罗游记》。此外,意大利学者保罗·托斯卡纳里(Paolo Toscanali)在哥伦布为他的航行提供的东方历史数据中指出,有一个叫做刺桐的巨大港口。“在世界各地建造的商人贩卖大量货物,虽然数量是世界上最多的,但不如刺桐的一个大港口大。”

“哥伦布似乎对此渴望已久.”王连茂表示,晨报报道了这一鲜为人知的事实,以便公众能够理解其背后的故事,报道展示了昔日刺桐港的荣耀。

泉州博物馆馆长陈建中认为,宋元时期,泉州瓷器、桐缎等物品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到达欧洲,成为皇家物品。商人和探险家对东港充满向往。明代,德化白瓷被运往欧洲,进一步推动了欧洲从海上寻找刺桐古港的探险。哥伦布的远航展示了古代刺桐港的荣耀。

[考证]

为什么说泉州?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87年出版的《哥伦布航海日记》第52页写道:“探险队的指挥官说:‘这是大陆,赛多和金赛在我前面大约100里格。”“远征指挥官是哥伦布,扎伊托指泉州,金赛是“在”,也就是南宋的都城杭州。

那么,你为什么说“赛多”是泉州?这从它的发音开始。

20世纪初,日本学者桑园朱章发表了一篇论文《蒲寿庚考》,堪称国际学术界关于泉州港的第一部著作。在这本书的第3、28和30页,讨论了宰屯。根据文字记载,“扎屯也叫扎屯或扎屯,还有许多其他人也有同样的声音。扎伊托是扎伊屯的变体,记录在波特尔《马哥孛罗书》和其他作品中。

《蒲寿庚考》认为“再通”的一个名字与泉州的古名刺桐市有关。事实上,13至14世纪的阿拉伯和波斯文献,如伊本·赛义德(Ibn Said)的《地理书》、拉希丁(Rashidin)的《史集》、艾布·菲达的《地理书》、伊本·巴图塔(ibn battuta)的《游记》,都称泉州为“扎屯”。中世纪欧洲文件,如《马可·波罗游记》和鄂尔多斯

“英语单词‘茶’确实来源于福建南部‘茶’的发音;缎在西方被称为扎伊图尼(Zaytuni),它确实与桐缎有关。”王连茂介绍说,以刺桐命名的缎子扎伊图尼(Zaytuni)出现在地中海地区。茶叶的生产和出口使闽南方言“茶”成为一个世界性的词。根据《东游录》,在刺桐岛建造的中国商船被命名为“垃圾”。一些学者认为这是闽南语“船”的音译,应该对其含义没有疑问。”很难确定番茄酱是唯一的一种.”王连茂解释说西红柿就是西红柿。它们从东南亚引进的时间不详。泉州人至今称之为“甘孜”。它们应该是印度尼西亚马来语“番茄”的音译,从来没有被称为“番茄”因此,这一说法仍需质疑。但即便如此,王连茂认为泉州在这三个方面对世界的贡献是“巨大的”。

中外权威学者写了一本赞美刺桐港的书。

几位中外权威学者对刺桐港做了经典评论。

学者傅文综说,从10世纪到14世纪的数百年间,刺桐港是亚非两大洲海上交通辐射格局极其重要的东部支撑点,支撑着横跨太平洋和印度洋的贸易圈。

台湾学者李东华说,它只是元代中国的一般吞吐量港口。

美国学者休·克拉克说,泉州在12世纪甚至早在11世纪末就已经取代广州成为大宋帝国的主要海港。

新加坡学者王武庚指出,五代之后,中国海洋关系史上最重大的发展是“泉州时代的到来”。

法国学者沙丘·伦巴德(Dunes Lombard)和克罗蒂纳·苏尔蒙(Crotina SulMeng)说,这是当时国际经济和文化交流的十字路口。

“各种著作都在展示同样的历史事实,中世纪西方最著名的旅行家马可·波罗和伊本·巴图塔说:刺桐港是当时东方最大的港口,甚至是世界上最大的港口,也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国际大都市。”王连茂的总结。

茶奥网精选文章《泉州曾向世界贡献至少三个概念词汇:茶、缎子、帆船》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奥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aaowang.com/1395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文章投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