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画家笔下女子为何都是如弱柳扶风?

平静如花在水面上闪耀,行动如弱柳助风。毫无疑问,长期以来,女性优美的姿态给了我们强烈的视觉艺术美。唐玄宗特别青睐杨玉环。尚不清楚它的丰富和魅力是否代表了一个时代的审美趋势。

到了宋代,李清照虽然有“西风卷帘幕,人比黄花瘦”的自我形象,但这并不意味着宋代女性集体视瘦为美。然而,有迹象表明,宋代男性对女性的外在审美期待已经从审美尺度上的“比黄花瘦”转变为“比黄花瘦”,这是不争的事实。赵岩用一个词“婉”(美丽、娇小、苍白、精致)来概括这种“期待”,这不一定恰当,但永远不会有太大的偏见。

宋代画家笔下女子为何都是如弱柳扶风?

在宋代文人画中,这种“期待”显然无处不在。例如,反映城乡普通人生活的《清明上河图》、《耕获图》、《七夕夜市图》,反映民间主题的季节性绘画,如反映贵族文人生活的《岁朝图》、《观灯图》、《西园雅集图》等。所有画中的女人看起来都比男人小一点,都被剪掉了肩膀。与唐代画家和宋代画家相比,画中的女性更瘦、更细腻。

宋代人物画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刻意夸大男女之间的性别差异和地位差距,以反映女性的“温柔”期待。例如,女人的衣服比男人的更亮。男人的衣服主要是一种颜色,通常是黑色或灰色。女人的衣服飘动而多彩,通常由几种图案和颜色组成。男士服装通常是长袍。女人穿一层接一层。裙子和长袍上覆盖着短外套或紧身马甲,肩膀上覆盖着披肩、丝带或两者兼而有之。

例如,头发的差异也很明显。男人的头发被拉到头顶,梳成发夹,有时还戴着黑色小帽子。相比之下,照片中的妇女和女孩扎着头发,但不戴帽子。他们有时用珠宝或发夹装饰自己的头发,但通常他们会让部分头发显露出来。发型多种多样,主要反映了品味、地域和阶级的差异。低级女性出门时头上戴一块布,这可能是谦卑的标志,或“头上戴帽子”。

宋代画家笔下女子为何都是如弱柳扶风?

例如,画中女服务员的形象通常被描绘成仆人、妾和宫女(而不是妻子),但僵硬而礼貌的服务让女人显得更有吸引力,这种“期待”必须带入夫妻关系中。当然,这是男性对女性的三种“期望”:第一,成功的男人必须由女性来服务。其次,为男性服务的女性对大多数女性来说也是审美上的好形象。

那些以外表和服务取悦男人并因此得到回报的女人可能会满意地发现那些重要人物愿意看到他们并让他们围绕着他们。另一个例子是通过以不同的方式做事来证明男女之间的差异,这在儒家思想中被认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儒家礼仪书籍列举了一些琐碎的做法,比如早上问候父母,“当丈夫唱了一个承诺,女人就会得到祝福。”一起参加某种仪式,男人磕头两次,女人磕头四次,等等。在前面提到的几幅画中,男女不同的身体形象生动地表达了不同的意图。

虽然仅仅通过塑造人们的心灵和思想来表达性别差异和在绘画中的伟大地位是不够的,但宋代艺术家确实通过日常的生日细节,如衣服、发型、珠宝以及男人必须由女人服务的绝对中心主题,实现了强烈的审美期望和视觉吸引力。直接表达在女性身体和行为上的符号成为传达男女性别和地位概念的有力方式。

那么,为什么宋代画家有这样的审美期望或要求呢?根据赵岩的分析,原因不超过两个。首先,男人开始改变他们自己的美学,希望女人也能效仿。我们知道,在第五代和唐朝之前,男人都很坚强和美丽。英俊男人的标准之一是男子气概。到了宋代,英俊的男人一般都转向文人,变得女性化。这种变化是可以解释的

宋人认为学者应该优雅、博学、好学、有思想或有艺术,但他们不需要强壮、敏捷或有非凡的技能。学者形象的普及无疑得益于印刷术的普及和应用、教育的普及以及科举制度在选拔人才方面的成功。赵岩认为也有外部环境的影响。宋代统治阶级的精英们将自己塑造成文士的形象,旨在强调与北方竞争者的对比。

土耳其人、契丹人、女真人和蒙古人都是军事形象。不言而喻,从文人的生活方式来看,汉文化高于非汉文化。作为社会生活的主题之一,男性的这种转变应该得到女性的关注。只有当女性变得更加精致和顺从时,她们才能满足男性的审美需求。试想,一个虚弱的学者伴随着一群丰满的女人,无论视觉上多么不协调。这位艺术家在他的画中恰当地表达了对男人的这种期望。

第二是一些色情享受的暗示。宋代士大夫地位的空前提升,不仅意味着儒家思想的复兴,也意味着对年轻、衣着考究、殷勤、顺从的女性的需求开始空前高涨,她们总是幸福的。因此,他们期待女性的“温柔”是很自然的。如图所示,为男人服务的女人不是为皇帝服务的女仆,就是为文人服务的女仆和妃子,或者是为文人服务的妓女。这个数字总是高于男性。然而,中心人物必须是男性。女人只是让男人更快乐、更愉快的陪衬。

宋代画家笔下女子为何都是如弱柳扶风?

换句话说,女服务员的出现证明了一个男人有足够的权力让很多女人为他服务。如果所有女性都是“杨玉环”类型的肥胖女性,他们如何证明男性的中心地位?男人怎样才能满足他们的欲望?期望是一个共同的愿望。

宋代画家通过他们的作品生动地表达了男性的共同愿望:一个更瘦的女性形象可能是男性的共同愿望。难怪李清照形容自己比黄骅瘦。宋代男性普遍希望女性柔弱,甚至直接导致南宋后期女子缠足的普遍化。

茶奥网精选文章《宋代画家笔下女子为何都是如弱柳扶风?》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茶奥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chaaowang.com/645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文章投稿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